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你向死而活,我为你而生】太宰治x你

渣渣文笔剧情预警!逻辑不通预警!

感觉是篇有点丧的脑洞。。。

怕给女主取名字的话会减少代入感,感觉怪怪的地方还请见谅

ooc车祸现场!巨ooc!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喂,敦,”国木田独步停下了敲击电脑键盘的手,好像是刚刚完成一项工作,抬头问中岛敦,“今天早上你找到太宰治了吗?那家伙从早会到现在一直没有出现,有个任务要交给他。”

中岛敦仿佛受到了惊吓,感觉变成老虎的话浑身的毛都要炸起来了:“诶?那个……太宰先生说要去尝试一项新的自杀方式……不如任务交给我来做吧?”

“不必,不能让那个绷带浪费装置闲下来,不然侦探社又会收到许多投诉了。”国木田独步叹气说道。

“叩叩。”你站在门口敲了下门。

“啊,请进。”中岛敦探头说。

“国木田先生,这是新的委托,请您过目。”你将手中的委托书交给国木田,正准备离开时被国木田叫住了。

“不好意思,能麻烦小姐帮忙找一下太宰治那家伙吗?这里有工作需要他来做了。”国木田说。

“好的,我会转告他的。”你笑了笑回答道。

当你走出门口关上门的一瞬间时,你隐约听到中岛敦压低了声音说的话,“国木田先生,小姐听到我们刚才说的内容了吗?小姐不会生气吧?”

你站在门后久久没有动作。

其实听到了呢,刚才国木田和中岛敦说的关于太宰治尝试新的自杀方法的事。作为武侦社里的事务人员,你和太宰治的关系在武侦社里不是什么秘密,并且,武侦社里的所有人也都知道你非常不喜欢太宰治自杀的行为,甚至说得上是厌恶,因此大家都尽量不在你面前提起。

但是对于太宰治来说,自杀已经像吃饭睡觉一样平常了。

“我真的很爱小姐,但是抱歉呢,这并不能阻挡我对死亡的追求。”你记得上次你对他发脾气时,他是用那样柔和歉意的口吻回答你的。

你从出生起就没有见过父母,在福利院也一直倍受欺凌甚至不知道活着是为了什么,每一天都在想,活着吧,说不定等一下就找到生存的意义了。直到你遇见太宰治,你把他当作你的光,你活着的意义。正因为如此,你才更不能忍受太宰治自杀的行为。

你的光并不因为你的存在而愿意停留在这人世间。你从他还在港口黑手党的时候就陪在了他身边,但是这么多年来,却一直对这件事抱有介怀。

当你找到太宰治的时候,他已经被不知道哪个好心人从水里捞了上来,正坐在岸边拧着湿漉漉的衣角。

“敦君说你想要试一下新方法,怎么又从水里出来了?”你走到他身边蹲下问道。

“啊,那是因为不知道想到的新方法会不会很痛苦,所以最后还是决定入水啦~”太宰治对你说,他居然还一副特别欢快的样子。

“请不要……不……没什么……国木田先生让我来找你,你现在需要去工作了。”你将那句“请不要再自杀了”咽了回去,说完准备起身,却一时不察被他拉进了怀里。

“小姐真是冷漠呢,”太宰治将脑袋埋在你肩上,闷闷的说,“我都湿哒哒的了~小姐都不关心我会不会生病……”

你拍拍他的后背,另一只手穿插进他头发里,撩起还在滴水的发丝,无奈的说:“好啦,别撒娇了。我要是真的不关心你,你生病的时候就该让你自生自灭才对。去换身衣服吧,再不回去国木田先生要生气了。”

 “哎呀!那我不如再去入水一次吧,能把国木田气的吐血的话想想就很期待呢~”太宰治相当开心的说,然后在你耳边放低了声音说到,“小姐觉得怎么样呢?”

 你推开他的脸从他怀里站起来,伸手把他从草地上拽起来:“我觉得很不怎么样。”

 这家伙怎么这么恶劣啊!国木田没被他气吐血你就要先被他给气死了。

 “好啦好啦,我去工作了哦,小姐身上也湿了呢,快点回去换下来吧,虽然我很想为小姐披上外套……但看起来好像只会更糟糕,”太宰治笑着吻了吻你的额头,“今天也是很高兴见到小姐的一天。”

 你看着他转身离去的背影,想起来几年前第一次见到太宰治时的样子。那天你打工回家已经很晚了,半路发现被一个变态大叔尾随,慌不择路闯进了一个小巷子,第一眼见到的就是他的背影,他似乎是正在进行什么任务,那晚月光很亮,你甚至看见了他外套和手臂绷带上的血迹,还有乌黑冰冷的枪口。他听到脚步声回过头来,你看到他鸢色冰冷的眼睛弯起来,唇角带笑眼睛里却毫无情感:“哦呀~是只可爱的小猫咪呢。这里可不是乖孩子该来的地方~”

 最后你还是毫发无损的被他护送回了家。虽然太宰治对女孩子都很绅士,但是你觉得,从你看到他的第一眼开始,死寂了许久的情感开始沸腾起来,大概是这炽热的悸动从眼神里漏出来了吧,不然为什么他送你回家的路上一直不敢看你的眼睛?嘛,毕竟是个正常人都不能接受一个陌生人突如其来的强烈感情吧,尤其在看见那种事情后。

 但仅仅是这样的话你和太宰治现在也只能是两个萍水相逢的陌生人。

 第二天你抱着侥幸的想法又去了那个小巷子,很意外的又遇见了他,这次没有血也没有枪,如果不是那身衣服和绷带的话简直像个无害的高中生。他正在无聊的数着手指,看见你时速度快到像中国有名的川剧变脸一样挂上了笑容:“又见面了,小猫咪?既然这么有缘分的话……愿意知道我的名字吗?”你点了点头。“太宰治,我叫作太宰治。”

 你紧张了一下,说到:“那么,太宰先生,请问您相信一见钟情吗?”

 你看到他愣了一下,最终还是说出了最想说的话:“我想我爱上您了。”

 我知道我活着是为了什么了。为了遇见你,为了爱上你。

 想到这里你强制性断掉了回忆,忍不住捂住脸:“啊,真的是……太丢人了。当初为什么脑子一热就表白了啊……”

有时候你庆幸当初说出了自己的心意,才能和太宰治成为恋人,但更多的时候,你都会想,如果不是他就好了,如果你爱上的不是太宰治,你就不必为他自杀的爱好耿耿于怀。

“……好像我可以随时被抛弃掉一样。”每次他尝试自杀后你都会这样想。

每次他的自杀都是一个临界点,但是每次到达那个临界点的时候你都会告诉自己,再忍耐他一次吧,就这一次,还有下次的话,就……

既然不能让你留恋这个人世间,那我活着好像也没什么意思。

就这样做吧。

“小姐?在这里做什么呢?哎呀,衣服怎么也湿了?”身后有只手摸了摸你的头,你回头一看,是拎着超市购物袋的与谢野医生。

“来找太宰……那个家伙工作时间又跑去入水……”你回答说。

“这样啊……”与谢野医生担心的看着你,“没事吧?”

“没关系的。”你接过与谢野医生手上的购物袋说,“我来帮你提一下吧,刚好要回武侦社了。”

“嗯?好的,谢谢了。但是不要自己勉强啊,”与谢野医生说,“太宰他那个人……”

“真的没关系啦。我们快点回去吧。”你说。

毕竟这是你和太宰治之间的事,让武侦社的大家都为你担忧实在过意不去啊。

但是直到某一次任务中,因为对手是个有些棘手的人物,虎的超再生能力在中岛敦回到武侦社之前就让伤口痊愈了,但是太宰治抛去异能力外就是个普通人,那足以致死的伤口看得你不寒而栗。

因为与谢野医生正在回武侦社的路上,太宰治就暂时躺在床上稍微处理了一下伤口,他居然还一脸兴奋的和你描述这次的委托:“对方用了爆炸范围超大的炸弹呢!但是还差一点啊~如果不是敦君非要救我的话,说不定我现在就成功了!会被炸弹炸飞诶~感觉超棒的啊!”

你想用力的扯一下他的脸颊,但是看着他身上的伤口又下不去手,只好亲了亲他的唇角。

太宰治却按住你的脖颈加深了这个吻。舔舐描摹,每一下都轻柔无比。

“见不到小姐的时候,我每时每刻都在想念小姐。”太宰治这样说,眼神柔软得仿佛要把你溺毙在里面。

“我也很想你。”你狠狠的咬了一下他的下唇,“但是别以为这样说我就不会生气了!”

“我知道小姐不会真的对我生气的哦~”太宰治笑起来,“毕竟小姐不是说过非常喜欢我的吗?”说完他眨了眨眼。

卖萌什么的,太犯规了吧。

“我是这么说过啦,但是……”你伸出手指点了点他的额头,“算了,与谢野医生过来了,我先走了。”

“小姐……很像织田作呢。”

你回过头来:“你刚才有说什么了吗?”

太宰治歪头看你:“没有哦小姐,我什么都没有说~”

你以为自己幻听了,没多想就离开了、

你又等了几天,终于让你等到一个机会,一个太宰治外出去九州一时赶不回来的日子,找出了从上一次你因为太宰自杀对他生气时就开始备下的安眠药。

你把瓶子里的药一股脑倒了出来,也没有管它满满一把有多少片,就全吃了下去。

视野慢慢开始变得昏暗,大概是真的快要死了吧,许多你已经不太清晰的记忆像走马灯一样冒了出来。

“小姐,尽管很抱歉,但是我觉得太宰并不适合你,你们的性格,会把彼此弄得遍体鳞伤。虽然这么说……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幸福。”这个……?哦,这是织田作之助,是太宰治还在港口Mafia的时候,在织田工作闲暇你和他闲聊的时候他说过的话。

“我知道的啊,”你后面是怎么回答的来着?“可是没办法了啊,没了太宰,我不知道要为了什么活下去。你能明白那种……那种溺水的人抓住稻草的感觉吗?”

“人为救赎自我而生,迎来死亡之际便会理解。”

到底是什么意思呢?

你陷入了长久的黑暗之中,也还是没能明白这句话。

可是似乎命运也不眷顾你,剧烈的头痛之后你意识到自己好像没死成。你感觉到自己脸上带着供氧的医疗面罩,还听到你的旁边有人在低声说话,但你却睁不开眼睛。

“抱歉啊太宰,‘请君勿死’只能治疗外伤……暂时只能用医疗设备维持小姐生命,她服药剂量太大,随时可能撑不住。你……”是与谢野医生。

“我知道了,”这个声音是太宰治,“我想和小姐单独待一会儿。”

你听到高跟鞋嗒嗒远去和门关上的声音,随后房间里是死一样的寂静。

手掌被什么冰凉的东西包裹了起来,你猜想是太宰治的手,但又觉得奇怪,他的手以前并没有这么冰的。

“小姐吃了那么多药,是早就想这么做了吧?”你听见太宰治这样问,但模模糊糊听不很清楚,“既然小姐想要自杀的话,为什么总是拒绝我的殉情邀请呢?”

“小姐,你不爱我了吗?”

我爱你啊,我一直爱你。我不想让你死,所以我不愿和你殉情。

但是这只是你的心声,太宰治是听不到的。

你没有力气,动不了睁不开眼也说不了话,对外界的感知能力也极其低下,只感觉到已经过了很长的时间了。

“太宰先生……那个……社长想见你一下。”好像是国木田先生?不对,是谷崎吧,国木田从来不叫太宰叫先生的,嗯……是敦君也说不定。

“我马上来。”太宰治在你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小声说,“小姐,我马上就回来了,请稍微等我一下吧。”

你没有给他回应,但是在你听见门关上时你用尽了全身的力气抬起了手臂,拨动了一下供氧面罩,力气太小只让它动了一下,于是你又用力,将它拨了下来。

你不想被救,你不想再每天活在说不定哪一次太宰治就不在了的担惊受怕之中。

太宰,我死后,你会厌恶死亡吗?

这次不会再醒了吧?你最后这样想。

你没有家人,也没有朋友,因此你的葬礼上只有武侦社的人。

“太宰……”国木田看起来想说什么安慰太宰治的话,结果什么也说不出来,“节哀。”

“国木田,我在整理小姐的东西时发现了小姐写的日记,”太宰治说,“小姐最后一页说,‘太宰,请为我活下去吧。如果,如果你爱我的话,可以接受我的私心吗?’”

——世上没有能填补你孤独的东西,你只能永远在黑暗中彷徨。

太宰治闭上眼睛:“我的烛火熄灭了。”

————————————

写完了写的我有点低沉(;′⌒`)

与谢野医生的能力我只知道能救濒死,内伤外伤就不知道了,剧情需要就自设了抱歉抱歉

ooc了ooc了够没纳塞(T_T)

织田对太宰来说是光,是太宰从杀人到救人的救赎。小姐是烛火,是太宰对这个世界的爱意。

写到织田是这个意思来着。。。织田真是我的意难平啊。。。。(╥╯^╰╥)

占tag致歉

文豪野犬乙女向【关于他の醉酒后】宰/也/芥

写上一篇时吨了一瓶度数很低的米酒,醉是不可能醉的

于是开了这个脑洞(=´ω`=)

依然是ooc车祸现场!

撞梗我的锅够没纳塞!

今天的我还是个渣渣╭(╯^╰)╮ 

ooc预警!

做好心理准备了的话就请下拉










【太宰治の场合】

喝醉的太宰治意外的正经呢。如果不是国木田先生保证他已经醉了,单就言行举止来说你还以为他是那种越喝越清醒的类型。

“哦呀,是小姐来了吗?”太宰治听到脚步声,从转椅另一面转过来,手里居然还拿着一杯酒。

喝醉了的人醉了的时候发生什么第二天都不会记得吧?你这么想着,就想逗逗太宰治,毕竟平时你耍他的机会可不多见。

“我不是哦太宰先生,您把我当成了谁呢?难道您还有别的女人吗?”你拿下太宰治手中的酒杯放到了吧台上,坏心眼地问他。

“哈,小姐的脚步声是骗不了我的。”太宰治微微歪头微笑,“小姐想从我这里套话可是太失算了,就算我有别的女人了,只要想瞒着小姐,小姐就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的。”

呵。男人都是大猪蹄子。

我知道你很聪明但是请不要醉了也拿你的智商来羞辱我好吗?!

“是吗?”你戳着他的胸口,非常叛逆地回答,“所以说我觉得中也比哒宰你可爱多了啊!虽然矮一点但是长得好看工作认真对下属也好身为一个黑手党还乐于助人简直是Mafia的良心……”

“小姐,”太宰治从转椅上下来,低沉下来的声音和站直时体现出的身高差使你感受到一股压迫感,“请不要再说了。”

和声音一起沉下来的还有他鸢色的眼瞳,那暗淡无光的眼神让你猛然回想起十五岁时的太宰治,以至于他逆着光,伸出手来时那一瞬间你以为他想掐住你的脖子。

然而他只是把手按在了你的肩上,右手却抬起了你的下巴,拇指用力且粗暴地按揉你的唇。

“哒宰……”你皱眉,“疼。”

太宰治放开右手,你以为结束了的时候,他突然吻了下来。

等你喘的上气不接下气,浑身上下都是他的气息时,他弯下腰抱住你,脑袋搭在你肩膀上,委委屈屈地问:“小姐,不要再夸那个蛞蝓了好不好?难道我不可爱吗?”

可爱可爱,你简直可爱死了。

你面无表情的想。

      

    

    

【中原中也の场合】

“中也!你为什么喝这么多?!”你回到家看到地上的一堆酒瓶,简直震惊到不行。

“就是想喝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中原中也回喊道,“欢迎回家!”

说着张开了双臂。

你愣了几秒钟,上前抱了抱他。

得到想要的拥抱后中原中也满意的收回了手臂,居然又拿起了一瓶酒。

你眼疾手快把瓶子夺了下来,没好气地问:“到底怎么了啊?你这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再喝酒长不高的!”

如果不是他醉了的话肯定要跟你理论什么叫“喝酒长不高”的,但幸亏他喝醉了没有理会最后那句话。

“因为、因为……”中原中也纠结了半天,最后看向你的那双湛蓝色的眼睛里居然带着谴责和难过,整个人都好像没什么活力。

“因为臭青花鱼今天又跟我炫耀他们家那个小子了啊!”你坐到他身边时听到他这样说到,“我也想要啊!”口吻竟然像极了责怪为什么给别人糖却不给他的小孩子。

“哈?就为了这件事吗?”你感到十分不可思议。

“‘就为了这件事’是什么语气啊!我郁闷很久了好吗!”中原中也生气道,“每次提到想要孩子你都拒绝掉了,你不想要我的孩子吗?你不喜欢我了吗?”

“什么呀……不想要孩子……只是因为怕痛而已,并没有不喜欢你!没有!”你摸着他散下来的头发,解释说,“你这么想要的话,也不是不可以……”

“真的吗?”他皱着眉看你。

“真的真的,我发誓。真的不是因为不喜欢你。”你把他从沙发上拉起来,推他回去休息,“快点回去睡觉啦!”

“我不想一个人睡。”中原中也紧紧拉住你的手腕,把你也拖进了房间里。

所以当你被他扔到床上时自暴自弃的想。

外面那堆垃圾明天一定要让他自己收拾,不打扫完不许去工作。

  

  

  

【芥川龙之介の场合】

“明明知道自己酒量不好身体不好为什么还要喝酒啊?!”你看到脸颊微微泛红,异常沉默的少年时都要被他气死了,为了表示愤怒还扯住了他耳旁垂下来的那簇头发。

芥川龙之介握拳挡在唇边咳嗽了两声,没有说话。

你在心里替他找借口。

哦,怕不是心虚。

你叹了口气:“真拿你没办法。”

芥川龙之介依然不说话,特别安静的任由你拉着他的手,视线却一直停留在你身上。

他平时就寡言少语,喝酒后就更少了,你只当他饮酒后身体不适,带他到卧室让他休息,准备去给他煮解酒汤。

然而你一步都没走出去:“芥川?”

身后芥川龙之介坐在床边,紧紧抓住刚才你牵着他的那只手:“……别走。”

你轻轻捏了捏他的脸,说道:“我不走,我就去给你做解酒汤。很快就回来了。”

但是他仿佛没听见似的不为所动。

你用力挣了挣,没挣开。正准备再用些力气时,突然被罗生门圈住腰拽进了他怀里,整个人都被他紧紧抱住,毛茸茸的脑袋窝进颈侧。

“小姐……请别离开在下……”你听见他闷闷的说。

你拍拍他脑袋说:“好吧,我不离开你。”

Mafia的祸犬,也不过是个孤独的孩子呢。

     

敦敦后续在这里后面( ・´ω`・ )

————————————

本来想写敦敦的。。。结果卡了。。卡了。。卡了。。

今天写的超级崩超级烂T^T但是写都写了不舍得删

ooc了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T ^ T) 

先磕个头认错

占tag致歉

(太垃圾了不敢要小心心和小手手了QAQ)

文豪野犬乙女向【关于你给他戴上手♂铐后的事】宰/也/敦/芥/乱/森

 是个无脑不正经向( ̄▽ ̄)~*认真你就输了!

渣渣的我能收到小心心和小手手吗?(ノ´▽`)ノ♪

如果喜欢感激不尽~

ooc车祸现场!

撞梗我的锅够没纳塞!

做好心理准备的话就请向下拉

【太宰治の场合】

“小姐,这是做什么呢?”午睡醒来的太宰治一脸懵逼地扯起手腕上东西给你看,是一只银色的手铐,另一边铐在床头上,动作间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把你锁起来啊。”你坐在床边又保证太宰治够不到你的位置,放下膝头的书笑眯眯的对太宰治说。

“哎~~?为什么啊?我做了什么让小姐不高兴的事情吗?”太宰治拖长了音,鸢色眼睛注视着你。

“因为啊,”你有些没好气的回答他,“哒宰你今天又入水了对吧?嘛,真是的,你为什么总想着自杀?我不值得你留恋吗?”

每次从水里出来衣服都会湿哒哒的好不好!生病了怎么办?!要不是国木田先生告诉你你还不知道这混蛋今天又跑去入水了。

以防万一你把床边所有能伸进锁孔里的小东西都藏起来了,看他还能用什么东西打开。

你自信满满的想着,然而下一秒就被突然逼近的大型生物震惊到了。

“哒、哒宰?!”你突然手忙脚乱,“你是怎么打开的?!”

“原来是这样子嘛,那么以后没有小姐同意我是不会随便入水的了~”太宰治轻轻笑着,眼睛眯了起来,“但是……”

混蛋哒宰重点不是这个啊而且怎么想我也不会同意的吧!

等你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太宰治抱在了怀里,双手被反剪在背后,手腕上那冷冰冰的东西正是刚刚还套在太宰治手上的手铐。

诶???

太宰治轻轻靠在你肩上,柔软的头发蹭的你脖子痒痒的,连呼吸都近在脸侧。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种东西,”他凑到你耳边轻声低语,满意的看你的耳朵被他滚烫的呼吸刺激得通红,低声笑起来,“更适合小姐哦~”

“接下来是大人的时间了呢~”
                                          

           
        
                  
【中原中也の场合】

咔哒。

“哈?丫头?你在玩什么?”中原中也右手还拿着笔正在处理文件,抬起手腕晃了晃上面的东西,手铐另一边还没来得及给他戴上,在空中荡来荡去。

你眼疾手快把另一边扯下来给他戴到了左手上:“因为中也总是在忙Mafia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陪我了。”说着你把他面前的文件一把给推开了。

“啊……是这样吗?”中原中也抬了抬手,看起来是想摸一下帽子,但是动一只手的话另一只手也要抬起来,于是又把手放下了,“拜托你把报告拿回来吧,我还有一点点就好了,丫头你先去找爱丽丝玩好吗?逛街也好做什么都行反正我的钱都在你那里……可恶!你不要把它拿更远啊!”

你做出一副凶恶的表情,蛮不讲理地说道:“我不管啊!你今天一定要陪我出去!”你拽着手铐中间的链子拉着中原中也往外走。

“好了好了我陪你出去还不行吗!真是的……”中原中也满脸写着“真是拿你没办法”,“先给我把手铐打开啊!”

“不要,打开了你跑掉了怎么办,有本事你自己打开好了。”你回头打量着他,笑嘻嘻的说,“中也你这个样子感觉更色气了哦。”

choker、黑西装、黑手套……再加上手腕上那副容易想歪的手铐……

“哈?”他听到这句话,突然意味不明的挑眉。

于是你眼睁睁看着那副手铐在重力作用下扭曲变形直到成为两块废铁,心里一惊转身就想跑,结果被他一手捏住了命运的后颈脖。

“过奖过奖,我哪比得上丫头你呢。”

“你想玩……我们就好好玩。”
                              
                        
               
            
【中岛敦の场合】

“……小姐,请问这是什么……”中岛敦抬起双手,满脸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我只是睡了个觉而已……所以发生了什么……”

你趴在旁边看着刚睡醒还穿着睡衣的小老虎,毛茸茸的头发无辜的表情,心里满满的母爱都要溢出来了。

“手铐而已啦!”

“我知道是手铐……但是为什么要给我戴手铐啊?而且小姐你是从哪里搞到这种东西的啊!”今天的敦敦依然是吐槽役担当呢。

你特别开心的爬起来坐到他腿上,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因为敦敦实在太可爱了!不把你关起来万一被别人抢走怎么办!”

中岛敦的脸庞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都不敢直视你的眼睛了:“真、真的吗?啊……小姐请不要这样说了,太难为情了……”

你撇撇嘴,按住他的肩膀,一个用力把没防备的中岛敦按在了床上,你满意的看着他吃惊的表情和脸上未退的红晕说:“为什么不要这样说啊,敦敦本来就超可爱的啊!我最喜欢敦敦了!”

于是敦君的脸更红了。

“敦敦喜欢我吗?说喜欢我的话就给你打开哦。”你甩着手上的钥匙说。

“……喜欢……”中岛敦憋了半天,小声说道。

小老虎太腼腆了,能这么耿直真的很不容易了。你没继续逗他,给他解开手铐后就躺了下来,看着还在害羞的小老虎,心都要化了。

正当你每天例行心里感叹敦敦有多可爱的时候,小老虎忽然抱住你的腰,在你惊讶的目光里凑到你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我也……最喜欢小姐了。”
                           
                     
                
              
【芥川龙之介の场合】

“芥川芥川!”你对不远处的芥川龙之介招手把他叫了过来,少年沉默顺从地走过来后你又说,“把双手伸出来。”

他依言做了。

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铐给他戴上了。

芥川龙之介楞了一下,皱着眉咳嗽了几声,问:“小姐这是在做什么?”

你一把抱住他说:“连横滨警察都抓不到的芥川龙之介被我已经被我逮捕了,现在你是我的了吗?”

芥川龙之介垂下眼,叹了口气:“请小姐给在下解开,在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听到他推脱的话语,你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顺手拉住他胸前的领巾,凶巴巴的说:“你先回答我,不然我才不管你,让罗生门帮你吃掉好了!”

病弱的少年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你抓住他领巾的手。

也是,芥川龙之介多内敛一个人,让他说出“我是你的”这种话实在太为难他了。

啊,不甘心。

你顿时就觉得很没意思,撒开手转身就走。

转过身的一瞬间你听到了手铐碎掉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低头一看发现居然是罗生门。

身后伸出一双手把你揽进怀里,贴得太紧了,你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咳嗽时胸膛的震动。

“……罗生门抓住小姐了,现在小姐是在下的了吗?”
                              
                         
                
                
【江户川乱步の场合】

“……你在做什么啊。”江户川乱步保持着吃点心的动作,歪头皱眉把双手抬了一下,对你问道。

“把乱步锁起来啊~”你坐到乱步旁边的椅子上,捏着他的脸颊回答道,“名侦探总是在破案呢,体验一下当犯人的感觉怎么样?现在名侦探是我的犯人啦!”

江户川乱步扭开脸,把嘴里的点心咽了下去:“你好无聊啊,快点给我打开啦,我要吃零食了。”

“不开不开”,你摇头拒绝,“我来喂你好不好?再让我玩一会嘛。”

“不要。”真是干脆利落的拒绝呢。

但是看到他翠绿的眼睛注视着你委屈又无辜,脸颊因为塞满点心鼓了起来的样子像极了塞食物的小仓鼠,你瞬间就缴械投降了。

啊啊啊真是太可爱了,真的是太犯规了。

这样子的名侦探谁顶得住啊。反正你顶不住。

你不仅给他打开了手铐,甚至表示想再去给乱步买一堆零食。

然而在你打开手铐的一瞬间,原本一脸纯良的名侦探脸上表情变成了像是偷到了糖洋洋得意的小孩子。

你还没来得及觉出不好,被锁上的人就变成了你。

“抓到你了,捣蛋鬼。”
                               
                     
               
                  
             
【森鸥外の场合】

“哦呀,小姐这是要做什么呢?”森鸥外看着手上的手铐,很配合的问,“是想出了什么新游戏吗?”

“才不是什么新游戏。”你抱住爱丽丝往后退了一步,“爱丽丝今天是我的,为了防止林太郎再给我和爱丽丝换小洋裙,我觉得还是把你锁起来比较安全。”

“因为林太郎真的是超级烦,所以爱丽丝酱决定今天和姐姐在一起,爱丽丝酱要和姐姐一起去逛甜品店。”爱丽丝窝在你怀里,抱住你不撒手,看着森鸥外有点恶劣的笑起来,“嘻嘻,林太郎也有今天啊。”

森鸥外做出难过的表情,身为港口Mafia的首领居然还会装委屈:“嘛……原来小姐和爱丽丝酱这么讨厌在下吗?”

虽然明明知道他是装的,可架不住你心肠软啊,原本坚定要不管他怎样都绝不妥协的决心也开始有一点动摇:“并不是讨厌林太郎啊……”

“姐姐你千万不能被这个猥琐大叔骗了!”爱丽丝疯狂晃你,生怕你倒戈战线。

“可是小姐,爱丽丝酱是在下的异能呢,小姐把爱丽丝酱带走的话,在下遇到危险怎么办呢?”森鸥外又问。

“对哦!”爱丽丝和你玩久了,你都快要忘记爱丽丝是他的异能了。爱丽丝甚至都来不及反驳就被你塞到了森鸥外身边。

你好像忘记了哪有哪个不要命的会来港黑大厦袭击森鸥外,更别说上次他用手术刀就和武侦社的社长打成了平手。

森鸥外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爱丽丝酱,解开手铐。”

爱丽丝满脸写着拒绝,但身为森鸥外的异能还是不得不给他打开了手铐:“噫~真是糟透了。”

“诶?”你瞪大了眼,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但现在已经晚了。

森鸥外拉过你让你坐在他腿上,很愉悦地说了一句“好孩子”,也不知道是在夸谁。

“外面太危险了,小姐还是待在在下身边就好了。”

——————————————————

森鸥外的异能我其实搞不太懂爱丽丝是不是绝对听从他的。。所以我自作主张设定成绝对服从了。。不喜欢这个设定的话真的很抱歉(;′⌒`)

本来想写一点点的结果一不小心就写了好多写的超烂我先自黑。嘤。

一边写一边听哒宰的“失格”,真的好魔性啊。。

希望读者老爷们喜欢。|*´Å`)ノ

占了很多tag致歉。

【今天又偷偷出去喝花酒的皇甫被逮了吗_(:D)∠)_】

酒狐x皇甫公子

第一次用老福特不知道有什么格式T_T就这么着叭

是个和朋友一起打算搞漫画的小脑洞来着

最后漫画夭折了决定写出来

超怕ooc

ooc请不要骂我真的超玻璃心≥﹏≤

前设皇甫是个富家小公子,逛青楼但是还是个好孩子!酒狐是个武功高强的江湖浪子,被皇甫救了后给小皇甫当护卫(兼保姆???)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夜色渐深的时候小贩都已经散去,街上也几乎没什么人走动了。当然,并不包括某些深巷中的楼院,比如正笙歌曼舞的怡红楼。

“小少爷,今天怎么有兴致过来玩了?怎么,不怕你家里那位唠叨了?”红玉侧坐在皇甫腿上,娇笑着点点皇甫的脸,一边调侃他。

皇甫闻言一张眉眼艳丽的脸瞬间垮了下来:“这个时候就不要提他了吧,太扫兴了。”说着闷闷地抿了口酒,“阿酒真的太烦了,这也要管那也要管,本公子今个儿好不容易偷溜出来,总得玩个尽兴再回去。”

红玉偷偷笑:“小少爷,真不怕你家阿酒呀?那今晚别回去了,姐姐给你留床怎么样?”

皇甫疯狂摇头:“不行不行不行,一晚上没回去要被他发现的,我可不想被念叨死。”

红玉眨眨眼,又给他斟上一盅酒。

两人半喝半聊直到后半夜,皇甫已经有点昏昏沉沉了,索性脑子还算清醒,还记得要偷偷溜回去。

告别了红玉后,皇甫扶着墙,使劲晃了两下脑袋,才慢慢楼侧的楼梯向下走。

皇甫家的小公子喜欢逛花楼喝花酒众人皆知,皇甫家的小公子容颜昳丽也是无人不晓的。

青葱似的小少年怎么都是很好看的,更何况是微醺的小皇甫,酒劲上脑使得他眼角处微微泛红,或许是困了,又或者什么原因,一双异色的眼瞳湿润起来,眼里涌上来一点泪光,看起来可怜巴巴的惹人心疼的得很。

这样耀眼的小少爷好像天生就是个发光体,单是站在楼梯上,明中暗里就有许许多多目光投向他,或者惊叹或者好奇或者带着什么阴暗的想法。

但是小皇甫自己是不知道的,他现在只想怎么偷偷回去又不被酒狐发现。晃晃悠悠的时候有只小手扯住了他的衣袖,拽着他往前走。

皇甫眯起眼睛分辨了一下,笑道:“小无邪?你怎么过来了?你姐姐呢?”

花无邪鼓着一张天真的小脸说:“姐姐怕你下楼摔倒,让我来送送你。”

皇甫顺手摸了把花无邪的小脸,说:“那回头替我谢谢非花姐姐了。”

花无邪气鼓鼓地瞪了他一眼,推开皇甫摸她脸的手:“你这个大坏蛋!”

皇甫笑嘻嘻地任她生气。

等回到宅子的时候,皇甫没贸然进去,悄咪咪的在门口开了条缝,发现静悄悄的,也没有什么光,便想当然的以为酒狐出去忙自己的事了,毕竟在捡到酒狐之前连他是谁都不知道,更何况每天的行踪了。

于是皇甫放心的推开门时,没看到屋檐上坐着的那个影子,耳朵灵敏的抖动了两下,目光直直的落在了正往小院走的身影上。

站在屋子门前皇甫甚至抻了个懒腰,毫无戒心地推门而入,回身关上门的一瞬间就感觉到一只大手按住了他的后颈,掌心粗糙炽热直烫的他连缩脖子。

“阿酒阿酒!”皇甫被吓了一跳,大声喊起来。

酒狐捏着他的脖子把他转过来正对着自己:“怎么这么晚才回来?”

皇甫抬眼看他,见酒狐面无表情,想说的话在嘴边徘徊着不敢说出来。

哇哦,阿酒好像真生气了。

皇甫小心翼翼地腹诽。

“阿酒……那个我、我去找红玉了,没做什么,就喝了一晚上酒而已。”

酒狐不为所动:“喝酒找我不行吗?”

你管的那么宽找你喝酒哪能喝的尽兴。皇甫默默在心里呸了一句。

酒狐看着小少爷泛红的眼角,一紫一黄的眼睛骨碌碌转来转去,指不定在心里怎么找借口,想到这酒狐就没了盘问他的兴致。

他上前一步,一条腿嵌进皇甫双腿间让他动弹不得,一手按住小少爷肩膀,原本按着脖颈的手掐着小少爷的嘴角,没有丝毫犹豫就吻了下去,力道十分凶狠。

皇甫挣扎半天无果,眼里含着的泪花都顺着眼角流了下来,等到酒狐放开他,小少爷都要委屈疯了。

酒狐没管他恶狠狠的眼神,单手拎着皇甫扔到了床上,居高临下地警告:“下次再敢这么晚回来就揍你。”

皇甫:“嘤。”

呸。大猪蹄子。

————————————

对不起我好辣鸡(╥ω╥`) 

红玉好像比皇甫高来着。。。?为了让红玉能坐小少爷腿上暂时让红玉小姐姐矮一点吧_(:з」∠)_其实红玉我jio得是那种女侠来着,但写的时候人物需要第一个想的是红玉那就是红玉吧。

悄咪咪:真的会有人磕这对cp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