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关于你告诉他“我厌倦你了我想和你分手”】宰/也/芥/敦

 · 又名《球球你们进来看一眼吧我也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了》(不是)

· 渣女警告!ooc警告!

· 听了黑木渚的《忏悔录》的脑洞,“你”答应他和他在一起不过是觉得有意思而已,但是人总有厌倦的一天……

·期末考试也阻挡不了我码字的手!ヾ(o・ω・)ノ

【太宰治の场合】

“哈?小姐在玩什么游戏吗?”太宰治拿下挡住脸的报纸,目光柔和又宠溺,“不要说这种话哦,我会生气的。”

你坐在床边晃着腿,无所谓地玩着手机,“我没有玩游戏啊,不过要说的话算陪你玩恋爱游戏也对吧?只不过我现在厌倦了,我们分手吧。”

太宰治走到你身边坐下揽住你的腰,随手将报纸扔在床上,下巴搁在你肩上懒洋洋地说道:“但是如果小姐和我分手了的话,小姐能去哪里呢……家人?朋友?”

你玩手机的手指一下子顿住,忽然想到了什么平时一直被自己忽略掉的事情。总是做不长久的工作、吵架后决裂的家人、被误会然后绝交的朋友……

“太宰治!”你一把推开他猛然站起身,“你是不是……!?”

“哼~小姐好像知道什么了?”他轻轻笑了一声,茶褐色的眼睛微微弯起来,笑容灿烂诱人。你以往是很喜欢他这种笑的,因为漂亮且赏心悦目,但是现在你只感到心生寒意。

慌乱之下你的目光忍不住乱飘,下一秒就定在了太宰治方才放下的报纸封面上。

车祸?当场死亡?你看着报纸上倒在血泊中的那个人,那分明是你的脸。但是,但是你明明好好地站在这里……

“哦呀~看来小姐连这个都发现了呢。”你看着太宰治从床上捡起那份报纸对着你晃了晃,“诈死哦~很不错的主意吧?这样小姐以后就是我一个人的了,小姐的身边只需要有我就够了……”

他一边说着,一边把你推倒在床上,看着你双手被他按在头顶上,完全挣扎不了的样子觉得十分有趣:“小姐害怕的样子还真是惹人怜爱,不过刚才小姐说的话我还是很不高兴,看起来小姐需要一点小小的惩罚……”

在肌肤感受到裙摆被掀开接触到空气的冰凉时,你忍不住闭上了眼睛。

“惩罚要开始了哦……”你听到他在你耳边这样说到。

——笼中的金丝雀不需要翅膀,不过没关系,折断就好了。

  

  

  

【中原中也の场合】

“中也,我们分手吧,我已经厌倦你了。”某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你对中原中也这样说。

“丫头,你睡懵了?你开什么玩笑?!”中原中也一脸懵逼。

“我没有开玩笑,”你说道,“本来答应你只是觉得会很好玩而已,现在我玩够了。”

中原中也走到你身边,毫无预警的伸手掐住了你的脖子:“好玩?丫头,是不是我平时对你太好了,都让你忘了我是什么人了?欺骗港口黑手党很有意思是吗?”

你完全不害怕甚至扬了扬脖颈,“你敢用力吗?”

“我不敢,你不过是仗着我喜欢你。”中原中也放开手,却并没有出现你以为的挫败无奈的表情,浮现在那双湛蓝色海一样的眼睛里的反而是平静和冷静,就像死寂的沼泽一样酝酿着把什么吞噬掉。

然后你就知道他在酝酿什么了。重力施加在你身上让你完全动弹不得,而且在重力的挤压下你开始呼吸不畅,脸色泛红,因为呼吸不畅而产生的泪水也顺着眼角流下来打湿了枕头。

“还真是一幅美妙的画面啊……”他单手撑在你脸旁,另一只手轻轻抹去你眼角的泪水,“丫头,答应我的那天你就该做好惹上黑手党干部的觉悟啊。”

“中也……”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努力往肺里灌充空气,“求你放我走……”

冷酷严肃的中原中也你并非是没有见过,但那仅限于面对敌人的时候,当你眼下面对这样子的他的时候,心底油然而升起一股恐惧,那种你知道他不会伤害你,却不知道他到底会对你做什么的恐惧。

“放你走?丫头,你还没睡醒吧?”他慢慢地一颗一颗的解开你的睡衣扣子,“就算你死——也别想离开我身边。”

“要知道早上可是男人最兴奋的时候,不如我们来做一些让你重新认识自己到底是什么身份的事吧。”

   

   

   

【芥川龙之介の场合】

因为芥川龙之介总是在出任务,距离上一次见到他总感觉已经过了很久了,你就一直没有跟他坦白说清楚。虽说给他打个电话也能告诉他或者叫他出来……

但是如果直接对他说“当初看你很喜欢我的样子,所以觉得答应你和你在一起会很有意思,但是现在我觉得不好玩了”的话,会被杀掉吧。你无奈的笑了笑。毕竟是港口Mafia的能说出“挡我者粉身碎骨”这样可怕语言的祸犬啊。

等有机会再告诉他吧。你这样想,指着旁边的小巷子对身边一个最近正在疯狂追求你的男人说:“从这边走吧,这边比较近一点。”

但是很意外的在巷子里遇见了刚处理完敌对组织余孽的芥川,浓烈的血腥味让你心中一悸。

“嗨,芥川,真巧啊”你对见到你时瞬间把罗生门收回去的芥川龙之介招了招手,“嗯……刚好有个坏消息要告诉你,我决定我们还是分手吧,我觉得没意思了。”

“……小姐现在觉得他很有趣吗?”芥川面无表情的问你。

芥川平时的表情不是凶巴巴的就是没表情,现在这个样子看起来还蛮平和的嘛。你这样想着,歪头眨了眨眼说:“对哦,他很好玩的。”是个新的、很有意思的猎物呢。

“那小姐请便吧。”芥川微微侧过身,看起来像是让路的样子。

你愣了一下,然后回过神来说道:“哦……你能同意真是太好了,再见啦。”

但当你和他擦身而过的一瞬间,你的身体感官同时听到了刀刃刺破血肉的声音和腰上被什么东西紧紧缠上的窒息感,再迟一点的是胳膊上被溅上了几滴血的温热。

你呆呆的看着身旁的男人胸口处露出的一截黑刃,直到被罗生门硬生生拖拽进他怀里的时候你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芥……川?”

他以一种护卫的姿态双手交叉特别用力的抱着你:“小姐以为在下会那么说吗?”

“你是我的,任何想要触碰的人,都得死。”

  

(死掉的男人:“我连台词都没有就嗝屁了吗???”

   对的你没台词你死了你闭嘴!我就是不想写!        ) 

   

【中岛敦の场合】

“诶、诶——?小姐为什么突然这么说?”中岛敦委屈巴巴地问,“我做了什么事情让小姐不高兴了吗?”

你有些承受不了他这样的眼神,目光躲闪道:“不是你的错,是我自己的原因,只是我厌烦了而已。”

果然就算不喜欢中岛敦,对着这样惹人怜爱的眼睛也说不出什么狠话来啊。

“啊……说的也是呢,想小姐这么优秀的人,一定还会有很多人喜欢吧。”他扯了扯嘴角,似乎是想笑一笑,最后还是没能做出想要的表情来,难过的样子怎么也遮掩不住,“像我这样的人,小姐当初答应和我在一起就很让我意外了……但是、但是这段时间能陪在小姐身边我真的非常开心了!”

你踮起脚来摸摸他的头,揉了揉头顶软软的绒毛:“不要这样说啊,敦敦超棒的。我会很内疚的。”

中岛敦顺势抱住你,脑袋埋在你颈窝处,略长的那撮刘海垂下来扫的你脖子痒痒的。

“小姐……就让我最后再抱你一次吧。”他闷闷地说着,你惊讶的发现他的声音里居然带了一丝鼻音,“我真的很舍不得……”

你拍拍他的后背:“你哭了吗敦敦?”

中岛敦慌乱的抬起头来抹了抹眼睛:“没有!我没有哭!”

这个时候做什么都感觉不对吧,于是你默默等着他自己缓和情绪。

过了一小会儿,他尝试着露出一点笑意,眼神温柔又忧伤:“没办法了啊……那么,祝小姐能早日找到更喜欢的人吧。”

  

   

——————————————————

敦敦小可怜画风格外不一样嘿(´・・)ノ(._.`)把上上上篇(?)卡的醉酒篇敦敦补上,给敦敦吨个酒(bushi)磕个糖ヾ(o・ω・)ノ

敦敦宝贝儿麻麻爱你!

——————————————————

【中岛敦の场合】

“那个……与谢野小姐,这么晚了打电话叫我来有什么事吗?”你刚说完这话面前就被扔过来一只满身酒香的大型生物,你连忙手忙脚乱的扶住,“诶?敦敦?醉了吗?!”

“敦君也被灌醉了,有家属的人就该带回家去好好醒醒酒。”与谢野医生拍拍手,脸上只有一点点薄红,再看看满地醉倒的武侦社成员,这时候了还神志清醒的与谢野医生简直让人拜服,“哼……这群男人的酒量也太差劲了吧!”

不不不,这大概不是因为他们酒量差的缘故。你闻着屋里冲得人头晕的酒味想。

“嗯……是小姐来了吗?”中岛敦软踏踏地搂住你的脖子,一个劲儿地拿头顶的绒毛蹭你的脸。

“好啦好啦敦敦,”你有些艰难的搀扶着他,然后对与谢野医生说,“与谢野小姐,那我就先带敦敦回去了。”

所幸武侦社的员工宿舍离得也不远,很快就到了。

你打算让中岛敦先躺下休息,他却一直不肯撒手,还总拖长了音嘟囔:“小姐……我的头好痛啊……”

“我知道了!不要撒娇啦!我去给你煮解酒汤你先放开我好不好?”你伸手去掰他揽着你脖子的手。

“不要。”他委委屈屈地拒绝道。

你听到这个回答简直想给他脑壳一个爆栗,但是看着醉了酒后像小孩子一样的敦君又舍不得。

“真是拿你没办法啊。”你叹了口气,看着他眯着眼睛脸色潮红还一副要睡不睡的样子,突然玩心大起就想挠他下巴看会不会像猫咪一样。

结果是当你这么做了后还没有一分钟他就睡过去了,睡得相当死,扯他脸都不动的那种,你这才能让他乖乖躺下休息。

“小姐……”中岛敦小小声说了什么,后面的内容没有听清,你下意识地“嗯?”了一声,低下头上前去听。

“……最喜欢小姐了……”这一次你听清了。

你戳戳他软乎乎的脸颊,凑到他唇角处轻轻吻了一下:“我也最喜欢敦敦了。”

  

之前的醉酒篇在这里哦

————————————————

虽然我是个宰厨,但是,敦敦他有那————么可爱!ヾ(゚∀゚ゞ)

依旧是渣文笔随便看看就好不要较真

在宿舍一片噼里啪啦敲代码的声音中就我在码字。。死了死了感觉期末完犊子了(T▽T)

我想要小心心和小手手∠( °ω°)/【耿直.jpg】

评论(12)

热度(8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