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他最喜欢接♂触你身体的哪个部位】宰/也/敦/芥/织/森

学步车警告?我真的尽力了真的不是开复兴号的料(;´д`)ゞ

ooc车祸现场!撞梗我的锅够没纳塞!

又是写跑题系列

随便看看就好不要较真!

如果喜欢感激不尽ヾ(✿゚▽゚)ノ

准备好了嘛?( • ̀ω•́ )✧









【太宰治の场合——腿】

虽然太宰治自己也是个腿精,但是不妨碍他沉迷你的腿,你一度觉得他这个爱好有些变态,你明明觉得自己的腿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因为个子不是很高,腿也说不上长,离纤细也还有段距离顶多算得上中等,唯一的优点大概算是皮肤比较白嫩吧。

就比如现在,他来陪你逛街买衣服拎东西,你选了条长裙表示想试一下,他却拿出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去选的短裙对你说:“比起长裙,小姐试一下这条短裙怎么样?短裙才能露出小姐漂亮的腿啊~”

你瞪他一眼:“我才不要,而且太宰你不要再说这种话啦,我的腿又没有很漂亮,说这样的话听起来好自大啊。”

“并不是自大哦~我真的觉得小姐的腿很诱人嘛~”太宰治拿着裙子在你面前晃了晃,语气像极了Mafia的首领哄骗幼女换小洋裙的时候,“好啦好啦,小姐去换给我看好不好~”

你跟他对峙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败在了他人畜无害的笑容下,认命的去试衣间试那两条裙子,最后真的不得不承认,你穿他给你挑的裙子居然比你自己挑的那件要好看得多。

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你的腿环在他的腰上,因为某些剧烈运动,皮肤泛起一层薄红,几缕月光透过窗子的缝隙投到床上,也反射在你的皮肤上显得更加莹润。

太宰治拨开你脸侧被汗湿的发,另一只手的掌心划过你的大腿,调笑道:“看吧,我就说小姐的腿很漂亮吧~”

你捂住脸硬生生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求你闭嘴吧……”

    

   

   

【中原中也の场合——锁骨】

啊,好热。你面无表情的想着等下去找中原中也除了蹭他办公室的冷气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至于为什么?因为逼得你在大家都穿低领短袖露脖子露锁骨的温度里只能穿高领衬衫的罪魁祸首就是他啊。

“中也!”你一看他办公室除了他没别的什么人,二话不说就钻进了他的怀里坐到了他腿上。

“哇啊!”中原中也被吓得差点污浊警告,然后扶了扶有些歪掉的帽子,“臭丫头,给我安分一点啊!”

你一拳怼在他胸口,路上还想着好好教训他真到了下手的时候却并没用什么力气:“都怪你!”

“哈?我做了什么?”他一脸茫然。

你解开衣领上方的两颗扣子扯给他看锁骨上红色紫色的斑驳痕迹:“我要热死了!都是因为你我才穿不了低领的衣服!”

大概是离得太近的缘故,你隐约听到了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于是想也不想的伸手勾住他的颈圈:“混蛋中也,给我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都扔出去听见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那就把衣服穿好啊。”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低下头想给你把纽扣扣好,手指却不小心划过你的锁骨。

手套的布料接触皮肤的触感和衬衫的布料是完全不一样的,尤其还是在你这么敏感的地方,你被这感觉一激,脑中控制不住的就浮现出昨晚被他按在身下在锁骨上留下齿痕时的情景。

你头皮一麻忍不住就拍开了他的手,慌慌张张的扣扣子,小声说道:“我、我自己来……”

“放心好了丫头,这可是在办公室,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听到他这么说刚想松口气,就听见他又说道,“反正晚上回家有的是时间。”

cào,求求你了我明天不想穿高领的衣服了。

  

  

  

【中岛敦の场合——后颈】

  因为接连几次任务结束,中岛敦总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你说过他几次后确实没再见他受伤,直到最近被太宰治戳破,你才知道并不是敦没再受伤,而是受伤后他都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直到伤好后才会去见你,你气的单方面跟他生起了闷气开始冷战。

“小姐……”你无视了看起来像是专程等你的中岛敦,顺便一侧身躲开了他拉向你胳膊的手,结果下一秒就被握住了后颈。

你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去:“敦敦你做什么?!”

他仿佛也被自己的举动惊到了,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对、对不起,小姐,我下意识就……真的很对不起!”

你惊魂未定的回想起刚才转过头那一瞬间他的那个眼神,让你想起来以前看过的科普频道里,猛兽捕食猎物的时候那种眼神。跟平时他抚摸你后颈的神情完全不一样。

中岛敦还在手足无措的解释:“小姐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我……我以后尽量、啊不、我一定不再受伤了,小姐的话我都会听的,小姐你不要不理我了……”

说到最后连声音都低下来了,沮丧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蔫头巴脑的小老虎。

“真的吗?什么都听我的咯?”你抱胸看他,决定冷战结束,毕竟也冷落他够久了,怎么也该知道教训了吧。

“真的真的。”小老虎忙不迭的点头生怕你反悔。

当天晚上你伏在床上背对着他的时候已经一丝力气也没有了,除去身上各处斑驳的草莓印,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后颈上密密麻麻的齿印,虽然只是看起来很唬人,但你一点也不想回忆起来被衔住脖子时的那种压迫感了。

后颈又一次感受到唇齿贴上来的温热时,你强撑着说:“别咬了好吗敦敦?说好都听我的呢?”

中岛敦腼腆的笑了笑:“好像不行呢小姐,虎的天性……我有点控制不住……”

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芥川龙之介の场合——头发】

明明比起你来,芥川龙之介自己黑白色的头发更为新奇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格外喜欢你的头发。你已经无数次吐槽过他不要再做出那种“爱抚狗头”的动作了,结果每次都是认真保证,屡教不改。你拿他简直没有办法,索性就由他去了。

大概是从前照顾妹妹很有经验了,你居然挖掘到了芥川会扎头发的这个技能,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芥川——”你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稍稍偏头问道,“还没好吗?”

“已经好了。”他为你梳顺发尾,递给你一面镜子,“小姐觉得怎么样?”

“诶——双马尾啊,”你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晃了晃头上的两个马尾,发圈上的白色绒球也跟着晃了晃,你转过头去对着芥川龙之介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呐呐,芥川?我可爱吗?”

一直冷冷淡淡的黑衣青年突然就咳嗽起来,苍白的手捂住嘴巴脸也稍微侧向一旁,眼神却溜回来看向你:“小姐……非常可爱。”

说完,又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俯下身来吻了吻你的发顶,说道:“今晚不去逛夜市了可以吗?在下希望小姐这么可爱的样子……只有在下一个人可以看到……”

你被他难得见到的局促模样给愉悦到了:“如果你想的话,不去也可以哦。”

于是你们就选择了另外一项活动来打发夜晚无聊的时间。

原本梳好的发型被打散开,黑色的发落在芥川龙之介肩上和他白色的发尾纠缠到一起,他的手穿插进你的发丝里抚摸按揉你的后脑,尽管他另一只手扶住了你的腰,你还是感觉有些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双臂便环住了他的脖子。

你迷迷糊糊听到他说了句话:“芥川……?你说什么?”

“在下刚才说,”他灼热的呼吸扑在你耳边,你禁不住瑟缩了一下,入耳的却是和平日的冷淡不太一样的语调,“真想小姐所有的样子……都是在下一个人的。”

  

  

  

【织田作之助の场合——手】

“……织田?”你午睡一觉直接忽视了闹钟睡到了下午,醒来时心里空空落落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很难过,懵懵懂懂的看着坐在你床边看书的织田作之助一边看书,一边还不安分的揉捏着你的手。你仿佛看见了捏着家里胖橘肉垫玩的不亦乐乎的自己。

“怎么睡了这么久?肚子饿了吗?”他试了试你额头的温度问道,“还是哪里不舒服?”

“都没有啦。”你抱着他的手哼哼唧唧:“我就是有点心情不好,你过来呀,我想抱抱你。”说着拍了拍床另一边的空位。

“嗯……”织田作之助脸上流露出一点意外的神情,但还是听你的话躺到了你身旁,“所以只是想对我撒娇吗。”

“对哦我在撒娇,”你拱到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说,“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他牵起你的左手,嘴唇在你无名指上贴了一下,“小姐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黄昏时刻的暖色调的日光从他身后的窗子外洒进来,他逆着光,眼神柔和又藏着一股子宠溺,连唇角翘起的弧度你都觉得不能更恰到好处了。

久睡带来的空荡感早就消散了,你只是看着这个人,心里就由衷的升腾起一股欢喜,猜想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心都要融化了的感觉”吧。

你按捺不住喟叹:“织田,你怎么这么好啊。”

织田作之助笑了一声:“那么小姐喜欢吗?”

“喜欢,”你紧紧抱住怀里这个人,生怕他下一秒就不见了一样,“我最喜欢织田了。”

(不行了我开不动我白月光的车qaq还写跑题了干脆自暴自弃瞎瘠薄乱写)

  

  

 

【森鸥外の场合——腰】

“林太郎我已经超过十二岁了已经不符合你的幼女标准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再试小洋裙了!”你躲到爱丽丝身后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企图躲过森鸥外手上那件洋装。

“不可以哦,这可是根据小姐的身材特别订做的,能够完美的展现出小姐的腰线呢。”森鸥外笑眯眯的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小姐穿上它的样子了~”

爱丽丝用小叉子戳起点心上的草莓,怎么看都有点幸灾乐祸:“林太郎这样说的话,姐姐你是躲不过去的哦。”

你只好臭着脸在他的哄骗利诱下换上了那件洋裙。的确是件很勾勒腰线的衣服。你看着镜子里的模样想到。

腰是你的禁忌领域,不仅会痒,还尤其敏感,你强忍住才没在森鸥外触碰到你的腰的时候像只炸毛的猫一样给他来一爪子。

他从背后抱住你,在你脸颊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小姐真是太美丽动人了……”

你推开他的脸:“不要用这种猥琐大叔的语气好不好!”

“小姐这么绝情的吗?”森鸥外做出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说道,“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昨天晚上……昨天因为和他赌气说要去武侦社离得他远远的,被好生整治了一顿。把你双手禁锢在头顶不说,明知道你那里最怕人碰还偏偏非要在你的腰上摸来摸去,挣扎不开骂也没用,你眼泪都下来了也没让他心软一分,非逼得你说我错了我收回之前的话才肯罢休,但是放过是不可能轻易放过的,你现在都还腰酸背痛的。

一想起来昨晚你哭的惨兮兮的那个样子你现在都想踹他一脚,小小声骂了一句:“混蛋林太郎。”

“小姐说我坏话了吧?我听到了哦。”森鸥外又凑过来亲了一下你的唇角,用很体贴的口吻说,“不过鉴于小姐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可以先不计较。”

你忍无可忍地给了他一记肘击:“把手从我腰上拿下去啊变态大叔!”



——————————————

攒脑洞的时候:码字使我快落!

码字的时候:咕咕咕使我快落!ヽ(゚∀゚)メ(゚∀゚)ノ 

写崩了,打死我吧(bushi

不打死的话请夸夸我我想要表扬!(゚▽゚*) 

评论(28)

热度(29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