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师生恋可以吗?】宰/也/织/陀

 ▪假如他们是你的学生系列

▪可能会开姊妹篇“假如他们是你的老师”  脑洞不写出来就太没意思了

▪咕了好久发现开始掉粉了我太难了(╥╯^╰╥)

▪ooc车祸现场!高亮!








【太宰治の场合】

准备批下一份作业本的时候摸到了格外不同的鼓起的触感,你拿来一看不出意外正是太宰治的,你叹了口气,摊开作业本,整洁潇洒的字迹上躺着几朵小花,是紫色的风信子。

你把它们捡起来放到了桌子上的小铁盒里——里面放满了被你风干好的太宰治之前给你夹带在作业或试卷里的花,还每次都不重样的。

“叩叩”,传来办公室门被敲响的声音,其他老师已经下班了,因为打算在学校里把工作全部完成,办公室里只剩下了你自己,你头也不抬的说了声请进。

脚步声渐近,你正打算询问来人有什么事,额头上就被贴上了一个冰凉的饮料罐。

“哎呀~真是辛苦了呀,”是太宰治,他把饮料塞到你手里,语气阴恻恻的,“老师。”

你认真反思了一下他为什么会用这种语气,完全没觉得自己今天有什么让他不高兴的举动,反倒是他,今天又被几个低年级的女孩子索要联系方式了。

想不出来索性也不想了,你问他:“你怎么还没有回家?已经很晚了。”大概是有些慌乱,你一时忘了平时你们都是一起回家的。

“老师不是也还没有走吗?”他哼笑一声,“说起来,今天为什么要让三岛老师代课?”

你想了想说:“因为黑泽同学运动训练受伤了,我带他去包扎,有什么问题吗?”

“很多问题——”他弯下腰来逼你直视他的眼睛,四下里都是男孩子身上属于这个年纪的清爽的气息,“黑泽也没有伤重到那种地步吧,包扎和看护的工作交给其他同学也可以吧?而且代课为什么一定要找三岛老师?是因为觉得他喜欢你所以不会拒绝吗?”

嗯?好像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事情?

你懵懵地否认:“只是因为三岛恰好有空闲而已,话说什么啊?三岛喜欢我吗?你怎么会知道?”

“哦——”他拖长了音,“老师还真是迟钝啊,怪不得都不知道我为什么不高兴。”

“对不起……”你还没说完就被他打断了,“没关系,我索要补偿就好了。”

柔软的双唇从相碰开始的整段时间你的大脑都是空白的,在办公室里和自己的学生接吻的刺激完全不可言说。你羞愤又无奈,身后是书桌,面前是咄咄逼人的太宰,不是你不想推开他,而是即使还是少年,力气也完全不是你一个女生能相比的。

恍惚的时候人会不自觉的胡思乱想,你突然觉得自己应该明白了他今天为什么会送这种花。

紫色风信子——嫉妒的爱。

  

  

  

  

【中原中也の场合】

“老师,我们班和三班的男生们在打球,要不要和我们一起去看啊?”你正在收拾上一节课用完的教案,听到浅野和小葵的邀请后迟疑了一下,点头答应了。

邀请老师一起去玩听起来蛮不可思议的,但因为你和她们年纪相差也不大也没有老师的架子,相处起来就像是同龄人一样,是以经常会被自己的学生约去逛街去玩。

“三班都有谁在打球啊?”你状似不经意地问。

浅野说了几个熟悉或者不熟悉的人名,没有听到想要知道的那个人的名字,你略微有点失望。

大概是察觉到了有女孩子的观看,篮球场上的气氛肉眼可见的异常火热起来。

大学的时候也是这样,如果有异性在旁边的话总是会比的格外激烈。看来不管什么年纪,这种孔雀开屏似的行为都是一样的呢。你不合时宜的走神想到。

“哇!小心啊!”身旁传来小葵她们的惊呼,你回过神来发现篮球不小心被打到了场外——而且是你这个方向,但是大脑比身体反应快一步也没有用,你还没有灵敏到能躲开这个球的地步。但是怎么也要努力一下吧……

还不必你自己行动,篮球就先一步被一只纤长劲瘦的手给截下来了,再向上看是几乎可以称得上是艳丽的眉眼,满脸都写着“我现在很想骂你但是由于在外面人很多我忍住了所以你最好识趣点”。

“你在想什么啊!”橘发蓝眼的少年语气急躁。

你顺口逗他:“我在想你。”然后你就看到他连耳朵都红了。

哇哦,还真是有够纯情的。

“老师你没事吧?哇真是吓死我了,幸好有中原同学。”浅野和小葵连忙围上来询问你有没有受伤。

你笑眯眯地回答:“我没事,嗯,多亏中原同学。”

远处三班的男生在喊中也:“喂——中也!把球扔过来!”

中也没有扔回去,反而拿着球走向了球场。

浅野问道:“诶?中原同学也要上场吗?”

中原中也抓抓头发,侧过身回答:“对啊,因为看到某个人在这里,所以也想上场玩一下。只是玩玩而已。”所以才不是为了让你看我打球有多帅气才这么做的。

“某个人”使劲憋着笑,收到他警告的目光后眨眨眼:“那你加油啊。”

  

  

  

  

【织田作之助の场合】

第不知道多少次努力踮脚也没能够到想要的书,你泄气地想要不要找图书管理员借把凳子。为什么这个图书区没有人路过啊?一个也好比你高就行帮忙拿下书啊。

你咬咬下唇不得不打算放弃这本资料,正准备离开,身后有人按住你的肩膀,伸出右手轻而易举地拿下来了你想要的那本书。

“给。”那人把书递到你面前。

哎呀这到底是什么偶像剧场面啊。

你没接,反而是转过身一把抱住他,刚想要哭嚎突然想起来这是在图书馆,于是放低了音量小小声哭诉:“我太难了织田,我上辈子一定是道数学题。”

织田作有点茫然,显然没听懂这个梗,但是倒是明白了你为什么“太难了”:“下次叫我来就好了。”

你在心里默默槽他。自己毕竟是个老师啊真这样做的话早晚会被人发现端倪的吧。

你突然听到脚步声,慌慌张张地放开他,又在心里吐槽自己:这样子好像偷情啊。

“怎么了?”织田作问道。

“我、我得为人师表吧……万一被人发现……”你说。

“那有什么关系?反正你经常被认作是学生不是吗?”你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刚来学校时要出校门保安都怀疑你是不是学生,走在路上会被人问路说“同学,XXX怎么走”……

“那么我可以吻你吗?”你突然听到他这么说,“最近学校工作很忙吧?我感觉已经很久没有见到你了。”

你惊讶于他直白的话语,抬头撞见他钴蓝色的眼睛,难得的外露出渴望的情感。

并非说织田作没有感情,而是指他太过内敛,总给人一种若即若离的疏离感,尽管熟悉后就知道他绝不是这样的人,但是,但是……

他这样明明白白的表示“我非常想你”,还是让你非常新奇。

“当然可以。”你主动凑上去吻他的唇,与他耳鬓厮磨,一时竟不怕被人发现了。

或者说就像有了某些狗血言情小说描写的“某一时某一刻,只要想到有他在,就感觉没什么值得害怕的”那种想法。

  

  

  

  

【陀思妥耶夫斯基の场合】

看到项目组长带到你面前的清瘦漂亮的俄罗斯青年说是项目组加入的新成员时,你差点就想说我不要了别给我们小组行不行。

至于原因——刚调来这个学校的时候你就听说过计算机系有一个聪明到令人发指的学生,代码风格独树一帜还晦涩难懂,你一开始还不信,直到后来带过一次比赛队伍其中就有陀思,看过比赛过程后你表示以后再也不想带他了,太打击人了。

至于为什么会和这个让你唯恐避之不及的人在一起,你偶尔会认真思考一下觉得自己可能是中套了。

但是组长发话了你就算再不想要他也没办法,给他安排好任务后你就开始搞你自己的工作。

按下编译调试之后发现又是无限循环的一瞬间你简直想砸烂显示屏:“我的天呐我不活了到底是哪儿又出bug了?!”

“我来看看吧,”鼻子嗅到一股熟悉的清冽的香气,陀思从旁边靠了过来,直接握住你拿着鼠标的手滑动滚轮查看你的代码,“老师。”

你噎了一下,想说你别叫我老师,谁叫都行就你不行,听起来也太讽刺了。但是又想到了更重要的事:“你不要这么嚣张啊。”说着你尝试把手抽出来,没抽动。

“别怕,他们看不到的。”因为身高的缘故,他说话时温热的气息扑到你耳朵尖尖上,你只顾着注意旁边人,都没发现他什么时候放开你的。

经他手的代码当然没有问题,而且由于陀思的加入,你们的计划项目完成时间大大提前,庆功宴那天组长不住的劝酒夸奖说谢谢陀思愿意帮忙。

你在一旁抱着酒杯呵呵冷笑。

他哪能不愿意,组里欠下的人情可都是你来还的。

——————————

尝试转变文风

我已经在瞎编了ε(┬┬﹏┬┬)3不要槽我了我知道很ooc

我就是个弟弟(陷入疯狂自我否认的死循环)

评论(4)

热度(6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