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我捡到了两只猫(一)】宰&也

▪黑猫和橘猫(喵喵喵?好像有哪里不对?)

▪养成(?)+修罗场叭  小弟弟不可爱吗?

▪高亮:女主(头一次)有名字

▪日常产垃圾随便康康就好

▪ooc ooc ooc!

世上大多数故事都是从平凡日常的一天开始不日常的,因此当你放学回家在自家院子里看到正激烈“对骂”的一人一猫的时候,瞬间脑子里就充满了各种山精鬼怪的神话故事。

你虚掩上院门,略带试探的向他们走去问道:“你好?”

身上和脸上缠着绷带的男孩子转过身来看向你,蓬松的卷毛随着他的动作抖了一下,他眨眨眼,鸢色的眼睛里带上了点兴味:“哎呀,主人家回来了。”他笑起来,“你好呀,可爱的小姐。”

你对着这么好看的男孩局促地不知道该说什么,又对他们的来历抱有警惕,眼神四下游离,注意到了男孩脚下刚刚还气势十足地喵喵叫现在却蜷成一团的一只小橘猫。你对毛绒绒向来没什么抵抗力,正巧借猫咪找个话题:“这是你的猫吗?我可以抱它一下吗?它看起来好像很怕生。”

“当然可以,”男孩的笑变得相当恶劣,“不过中也不是猫,是狗狗哦。”

“诶……”你以为他只是在开玩笑,毕竟怎么看都是猫吧,虽然毛色更偏橘红一点也不像其他橘猫那样肥肥胖胖的,但是怎么看都是猫啊。不过名字很可爱就是了。

最吸引人的还是那双眼睛,格外湛蓝澄澈甚比雨后的天空。

你双手把猫咪从草地上托起来抱进了怀里,因为它实在是太乖了所以你忍不住挠下巴捏耳朵甚至还想挠肚子,但是被猫爪抱住了手一副看起来不想被摸肚子的样子,你顺手捏了一把肉垫。虽然不挠人但是身体很僵硬啊,果然还是不喜欢生人吗?你忍住想要再呼噜一把毛的欲望把猫咪放回了地上。

“谢谢啦……不过这么晚了你不回家吗?家人会担心的吧。”你问他。

他脸上浮现出难过又有点害怕的表情:“我不想回家。”像是掩盖什么似的扯了下衣袖,露出一点绷带边缘。橘猫在一旁凶巴巴地从喉咙里发出了威胁似的声音。

你自动脑补了混乱的家庭甚至还有一个会家暴的父亲,一下子对他怜爱非常,觉得他可能是想一个人安静一下才躲到你家院子里来的,对橘猫的的凶狠更是认为是对那个“父亲”的厌恶。

“不如留下来吃个晚饭,怎么样?”你问他。

“那打扰了~”男孩的声调一下欢快了好几个度,脚步轻快向屋子走去,完全没有要带上小猫的意思,反而在猫咪扑向他时轻轻一晃躲开了。

不知道为什么你居然在猫猫的脸上看到了“真是快要被你气死了”这种情绪,你伸手一捞抱起猫咪安抚道:“好啦好啦,我带你进去。”

进屋后你把他带到客厅先休息,说:“我去做饭哦,你要看电视吗?遥控器在桌子上,零食和饮料在旁边柜子里,自便就好了……话说你真的不陪中也玩一下吗,它好像很不开心诶。”你指指趴在沙发上把脸埋在爪子里一动不动的猫猫。

“没关系,他只是太害羞了而已。对吧,中——也?”

橘色的毛团子把脸埋在爪子里,从嗓子里发出低沉的叫声,感觉下一秒就要咬上来了。

你笑着看他和猫咪的互动,转身去厨房准备食物了。

正打算把晚饭装盘的时候,客厅突然传来一声沉闷的声响,你有些担心,立刻前去查看,却看到一副完完全全在你意料之外的画面——男孩正仰面躺倒在沙发扶手上,另一个不知道哪里来的橘发的孩子一脚踩在他肩膀上,听到你的惊呼时两人双双看向你的方向,那个橘发的男孩瞪着一双让人一见就忘不掉的蓝色眼睛,脸上还挂着愤怒厌恶的表情,在看见你之后反应过来表情一瞬间变得无措,肉眼可见地脸红了起来。

“……中也?”你四下看了看,没有发现小橘猫的身影,震惊着说出了这个猜测的名字。

“哎呀,被发现了。”正被踩着的男孩说,语气里满满都是捉弄人的想法还没实现就被揭穿了似的失望。

这个时候你还没发现被骗了的话真的不能更蠢了。但是好好想想,他也从没有说过任何解释身份的话,全是你自己的脑补。

你眼睁睁看着他又被踹了一脚。

莫名有点解气。

 

  

  

“所以?这是什么情况?”两个单方面打完架的小破孩排排坐在桌边吃饭,你坐在他们正对面问到,“是异能嘛?”

中也呛了一下,差点被噎到。另一个你依然不知道名字的男孩眼睛突然亮起来,满是兴趣地说:“爱歌怎么会知道异能?”

本来你还奇怪他怎么会知道你的名字,顺着他的视线你低头一看发现了忘记换下的校服胸前别的名札——鹤见爱歌。

“嗯……”你有点犹豫,但是———你又看看面前等你解释的两个小孩。只是两个小孩子而已,而且看起来应该知道什么的样子,告诉了也没关系的吧。

“因为我也有异能嘛,虽然很鸡肋就是了。”你把水杯中的水引到空气中变成一个猫咪的形状,又把水重新装回到杯子里,“看,只能控制液态的东西,也不知道有什么用,哦可能喝水比较方便?但是也不能随便用啊万一被人抓去研究怎么办。”

“那么你们呢?你们也有异能吗?说起来我连你们的名字都还不知道。”居然就把你们留下来吃晚饭了真是太大意了。

“你不是已经知道我的名字了吗?中原中也,叫我中也就好,还有,不许再用水变猫了!”中也一边威胁一边把水杯浮到半空,“我可以控制重力。”

“重力?!太厉害了吧!话说原来不是变成猫咪吗?我还以为中也的异能是这个,毕竟猫咪好可爱。”你先是震惊,又有点遗憾他的异能力不是你以为的那个。

“那是笨蛋中也不小心中了其他人的异能。该说不愧是笨蛋吗?”在中也暴起揍他之前他先一步按住了中也的肩膀,“太宰治,我叫作太宰治,爱歌可以叫我太宰。我能够使任何异能力无效化。”

在太宰触碰到中也肩膀的瞬间水杯就开始呈自由落体式下落,在你刚刚反应过来准备把水凝成水球以防弄湿桌子之前,水杯就已经被中也用重力操纵稳稳地放在了桌面上,接着他转头对着太宰咆哮:“混蛋太宰!差点把水洒掉啊!”

太宰没理他,反而对你吐了吐舌头。

你叹了口气说:“好了你们两个小鬼,吃完晚饭就快点回去,家人该等急了吧。”

“糟糕!还没有和森先生报告任务……”“我已经和森先生通过电话了,就知道蛞蝓根本记不住,”太宰治单手托腮,“所以爱歌愿意今晚收留一下我这个无家可归的小可怜吗?”

“什么?你不回去吗?你这混蛋哪里可怜了不要用那种词语来称呼自己啊简直令人作呕!”你还没说话,中也就气呼呼地跟他吵了起来,“再说不是忘记了是那个时候我变成了猫完全没法联系森先生!”

“哈!如果让中也感到恶心的话那真是太好了。身为狗就要有狗的自觉,难道中也想要置喙主人的事情吗?”

你听他们吵个没完感觉自己头都大了:“留宿禁——止,那个'森先生'是监护人吧,既然这样就赶快回去好了,我可没精力照顾两个吵吵闹闹的小孩子。”

“小孩子?你也才是高中生吧,总是一口一个'小鬼'、'小孩子'好像自己是大人一样,听起来真让人不爽。”中也那边和太宰治吵架的火气还没下去,连带着对你说这句话时都有一丝凶巴巴。

“啊抱歉,毕竟个头稍微有点……嗯……”你手在空中横划了下比了比,“那么是多少岁呢?”

“十五岁。”太宰治反坐着椅子趴在椅背上说。

“那还是我大嘛,我已经十七了,”你掰着手指头跟中也算年龄,做了个“V”的手势在他们面前晃了晃,“大两岁哦。叫姐姐?”

看中也的表情你觉得如果不是因为自己是女孩子的话现在他就要动手揍你了。

“好凶啊中也。”太宰治懒洋洋地在后面说道,“因为身高被戳穿了所以恼羞成怒吗?”

在中也冲上去暴打太宰之前你眼疾手快拉住了他的兜帽。

你揉揉他的脑袋:“真的别闹了天要黑了。”

中也拍开你的手:“下次再敢摸我的头就算你是女人我也不会手软的。”

“好的好的知道了。”你点点头。

“爱歌。”你听见太宰叫你的名字,转头看向他,那眼神让你想到了以前喂过的流浪猫,明明吃的已经没有了却赶也赶不走,还要拿尾巴勾你的手腕喵喵叫着责问你为什么不能只给它还要分给其他猫。

你下意识避开他的目光说话:“……想来的话明天也可以,以后也是。”

得到了保证,太宰这才满意:“那明天见。”

  

  

 

你那句话不是客套,但也没想到太宰这么不见外,说明天见还真就明天见。

看见玄关处多了两双男士鞋子的时候你还以为家里进了贼,虽说没什么值钱的东西,但是想想就让人害怕,以至于过于紧张都没发现鞋子的尺码完全不是成年男人的大小。

直到你小心翼翼的摸着墙壁进了客厅,看见了沙发上拿着游戏机对打的两个小男孩。

“那个……下午好?”你说道。

两个小孩抬头看你,一个笑盈盈一个有点局促不安:“下午好呀爱歌/……下午好。”

哦豁,好像看到了被什么赖上了的画面。

 

 

————————————————————————

(你:你们怎么进来的?难道我出门的时候没有锁门吗?

太宰(微笑):对呀爱歌真是太粗心了。    )

——————————————————————————

嗨呀铺垫写成了流水账废话,该写的脑洞还一个都没有写到( ー̀εー́ )

不是一见钟情,宰宰一开始就是对让猫猫中也吃瘪的爱歌感兴趣,发现原来有异能后兴趣upup。后面是有点占有欲作祟:明明是我先发现的凭什么和小矮子更亲热。

中也大概全程紧张害羞(?)毕竟突然被女孩子捏捏抱抱举高高什么的(ง ˙ω˙)ว 

唉算了我知道很ooc了轻点槽我(ノಥ益ಥ)


评论(4)

热度(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