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假如你是他的女朋友,你可以做什么】宰/也/敦/芥/乱/国/森/陀

无脑不正经向o(´^`)o逻辑不通随便看看就好不要较真

依旧是渣渣文笔渣渣脑洞非常非常垃圾

如果喜欢感激不尽~

前方ooc车祸预警!

撞梗我的锅够没纳塞!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可以拆掉他の绷带!】

“喂——我说哒宰啊——”你在床上滚来滚去烦躁得不行,“好热啊……”

“小姐这么怕热,到盛夏的时候该怎么办呢?”太宰治放下手里的完全自杀读本,坐到床边说,“那么小姐想吃冰激凌吗?”

“不要,不想吃。”你抱着枕头坐起来,心不在焉地说,眼神突然瞄到他的脖颈上,“这个温度是人都会热了好吧,为什么你穿这么多都不会流汗的啊?……你居然还缠着绷带???”

你一个猛扑趴到他身上,伸手就打算去拆他脖子上的绷带。

太宰治握住你的手:“诶——?我的绷带做错了什么吗?”

他并没有很用力,所以你稍稍一挣就挣开了,继续解他的绷带:“我不管,我看见它就好热。我都没有见过你不缠绷带的样子呢。”

你跪坐在床上倾斜着身子拆他颈间的绷带,太宰治怕你不稳只好扶住你的腰,却没发现他眼神一直在不知道为什么你拆下来后都缠到了你手腕上的绷带上游离。

“果然很漂亮呢……”你的手指划过他因藏在绷带下长久不见光而瓷白的锁骨,有些羡慕的说。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嘤。

在你欣赏他锁骨的时候,太宰治悄悄地一扯绷带的两头,下一秒你就因为双手被束缚无法着力倒在他怀里。

“哒宰!”你双手按住他胸口支起身子来,抬头撞进他微微笑着的眼睛里,“你在做什么啊?!呃……怎么了嘛?”

“刚才小姐触摸我的皮肤的时候我就在想,夏天的确是个让人心烦意乱的季节呢~”他茶褐色的眼瞳里怀着点不怀好意,“我现在也很热了哦~”

诶???

   

   

   

【可以戴他の帽子!】

“好无聊喔。”你趴在他的办公桌上歪着脑袋看正在工作的中原中也,心里这样想到。

你想和他待在一起,又不想耽误他的工作,只好百无聊赖地看他专心处理事务的样子,嘛,虽然真的很赏心悦目就是了。

“喂,丫头,不要叹气啊,不能陪你去玩我也很有负罪感的啊。”在你走神的时候,中原中也放下手里的文件,揉了揉你的头发说道。

“没关系啦,我只要看见你就好了。”你抱住他的手放回到文件上说。

“话是这么说……”他很是苦恼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摘下来头上的帽子扣到了你脑袋上,“这样……看见帽子可以吗?”

“啊咧?”你懵懵地双手扶住帽檐,“这个帽子很重要吧?我记得每次打架你都先护住帽子的啊,我戴着没关系的吗?”

“当然没关系的啊你在想什么!你当然是不一样的啊!”他用力捏住你的脸佯装生气地说,“不过话说……你怎么知道我打架的时候会护住帽子?斗争的时候会误伤的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不准去听见没有?!”

“我知道啦以后不去就是了!”你拍开他的手,捧着脸看他,“好看吗?好看吗?”

他看着你开心的样子也愉悦的微微一扬眉,在你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好看,你最好看了。”

你把帽檐往下一拽遮住已经红得不行的脸,一时间心跳加快血流加速肾上腺素激增。

别用那张脸说这样的话啊,实在是太犯规了好吧!

   

   

   

【可以摸毛茸茸の大猫!】

“敦——敦!”你盘着腿坐在榻榻米上高声喊道。

中岛敦在浴室里高声回应:“小姐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叫一下而已。”你泄气地回答,想着今晚怎么才能成功的抱着小老虎睡觉。

虽然你们已经同居了,但每次做一些非常亲密的动作时中岛敦都害羞的不行,所以就连同床睡觉都是规规矩矩的。

想到这你恨恨地锤了一下榻榻米。这孩子简直不要太腼腆好吧!

“呃……小姐……怎么了?”洗完澡出来看见你锤地的小老虎小心的问。

你瞥他一眼,突然有了个主意:“我说敦敦,今晚你变成老虎怎么样?”

“哈?”中岛敦的表情一时间有点一言难尽,“为什么啊?”

“我想抱着你睡觉啊,”你说,“抱着毛茸茸的老虎的话就像抱着毛绒玩具一样,比较没有心理压力吧。”

“老虎也是我啊,和毛绒玩具还是不一样的吧……”他有些为难的说,但是看到你一脸期待的样子又根本拒绝不了,“好、好吧,如果小姐喜欢的话。”

下一秒他站的地方就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白虎,你开心的抱住虎头揉捏耳朵,“啊啊啊敦敦你也太可爱了吧。”

得到大老虎的你心满意足的关灯睡觉。

只是等你睡熟后,怀里的虎却变成了少年,将你在怀里紧了紧,小声说:“还是小姐更可爱。”

当然第二天醒来怀里依然抱着毛乎乎的老虎的你是不会知道的。

  

  

  

【可以和他去泡温泉!】

众所周知,洗芥比洗猫都要难。

所以你经常要为了怎样把他哄去洗澡而费尽心思。今天也是催猫,不是,催芥川去洗澡的一天。

“芥——川。”你从后面突然搂住他的腰,拖长了音说,“我们去泡温泉吧,好不好啊?”

原本因遭到突袭杀意上涨的衣摆因为察觉出是你的气息后也安静的垂了下来,芥川龙之介别过脸去回答:“在下……在下今晚还有任务,让樋口陪你,银也可以。”

你听到这话撒开手绕到他面前,背着手仰起脸看他:“芥川——你居然会撒谎了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晚明明没事要做的,黑手党也是要休息的吧!”

“咳咳……”芥川龙之介咳嗽几声,似乎还想再找点什么借口,“在下……”

“不行,不可以,这么别扭你是不听话的小孩子吗?今晚必须去,不会很久的,脱一会儿衣服也没关系的!”你掏出手机威胁他,“不然我就给中原中也打电话了哦,干部发话的话算是命令吧!”话是这么说,你当然不会真打的,为了这么点事给中原中也打电话也太搞笑了。

你也不是不知道芥川不喜欢洗澡的原因,他只是太没安全感了,洗澡的时候肯定不会穿衣服的,他的异能就没法发挥,更何况他体术也算不上好。他只是怕有突发情况来不及应对而已。

但是养猫的人会因为猫不喜欢水就不给猫洗澡吗?不可能的!

“芥川芥川~去啦~”你晃着他的手说,“不然,不然我哭给你看喔。”

“请不要这样。”他把手轻轻抽出来,又反握住你的,“在下去就是了。”

bingo,计划通。

猫脾气的Mafia祸犬,超凶超别扭,但是超听话。

  

  

  

【可以吃他の零食!】

“诶?贤治家乡的警察只需要做修理水泵或者救下卡在烟囱里的猫就可以了吗?这么简单的嘛?”“嗯。不过警察要做的最重要的事还是品尝西瓜。”“哎——这不需要警察吧。那如果有人犯案怎么办啊?”“啊,那个很简单啦,把犯人绑起来扔下悬崖就可以了。”

因为武侦社最近并没有收到什么棘手的委托,就连你们普通的事务人员都很清闲,你就和贤治闲聊关于他家乡的事,听起来是个很神奇的村子呢。

“啊咧?”贤治突然看向你身后,“乱步先生在看你哦。”

你顺着贤治的目光回头看,正对上办公桌后乱步盯着你的眼神,“乱步?”

“小姐——”乱步放下手里的波子汽水,对你招手道,“你过来一下。”

“那抱歉啦贤治,我先……”你还没说完,乱步又喊到,“快一点啦。”

“来了来了,”你走到乱步旁边坐下,“有什么急事吗?”

乱步把面前的零食推到你们两个中间:“来陪我吃零食。”

“嗯?”你一时没反应过来,“……吃零食?”

“或者你想听故事吗?我可以给你讲很多比贤治的村子更有趣的案子啊。”乱步不高兴地抱怨。

“知道了知道了名侦探,”你顺手打开一瓶汽水说,“不要这么针对贤治啊。”

“什么——我才是你的恋人好吗?你来陪我不是应该的吗?”乱步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你,你头一次从那双翠绿色的眼睛里感受到压迫感。

“名侦探吃醋了吗?”你笑了笑,对他勾了勾手指。乱步虽然在生气的双手叉腰,但还是顺从的弯下腰来凑到你面前。

你抬头在乱步唇上亲了一口说:“好了我的男朋友,我可不会对贤治做这种事哦。”

乱步脸色这才变好,跌回到椅子上继续吃零食,嘴里还嘟囔着:“这还差不多。”

你看着他委屈的模样简直拿他没办法。那当然了我的名侦探,若你安好,一切都好。

  

   

   

【可以搞他の手账!】

“小姐,小姐,这里来,”你听见太宰治的声音,四下看了看,在隔一排的办公桌后面发现了那颗毛蓬蓬的脑袋,“给你看这个——”说着他举起来手里的那样东西,你定睛一看,居然是国木田的手账。

你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办公的国木田独步,悄咪咪的溜到了太宰治身边小声说:“好厉害!你居然真的拿到了。”

“那当然。”你看着太宰治骄傲的模样忍俊不禁。

之前你的确和太宰治说过“听说国木田对女朋友的标准很高呢,他的手账上应该有写吧,好想看一看啊”,没想到这么快他就真的搞到手了。

“国木田他不会生气吧。”你还是有些担心的问太宰治。“放心放心,国木田绝对不会对小姐你生气的。”太宰治说。

你翻开手账找到国木田记录的择偶标准那一页,五十八项要求简直像把刀一样会心一击。“所以他为什么会选我?”你自我怀疑地问太宰治。

但是等来的不是太宰治的声音,而是刚才还在工作的国木田:“你在做什么?”

哈?“你”?你回头一看,早就没有太宰治的身影了,手上的手账还停留在择偶标准那一页,标准的人赃并获。

“对、对不起……”你不敢看国木田,低着头双手把手账奉上。因为你低着头,看不到国木田独步不停在你和手账上打量的目光。

国木田接过手账,你以为他会训斥你,没想到却听到了纸被撕开的“哧啦”一声。“哎?”你震惊抬起头来,看见国木田手上被撕下的那一页纸。

“在下只是觉得小姐应该不会喜欢这一页的,而且既然已经有小姐了,这种标准早就没有什么用了吧。”国木田理所当然的说,然后将手账收了起来。

“但是,但是国木田你不是很看重时间和标准的吗……我”我很多标准都不符合啊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因为有些事物是不一样的。在下发现了,感情和心意这种东西是无法用时间和标准衡量的。”国木田这样回答道,下一秒就转过头去对着用调侃语气复述他刚才说的话的太宰治吼到,“闭嘴太宰!赶快去给我工作!”

当然在你没看到纸页里,国木田的理想恋爱时间可是在四年后。毕竟感情和心意嘛,是没法用时间和标准要求的。

  

  

  

【可以拐走他の爱丽丝!】

在你成功用去买新衣服不是小洋裙和买甜品点心诱拐了爱丽丝后,你终于能从港黑大厦里出来透透气了。

从上次港口Mafia和敌对方火拼时你不小心被对方抓走当做人质,森鸥外一直不允许你离开港黑大厦,就算出去也明里暗里地有很多人跟着,虽然你对自己拖后腿这件事真的非常抱歉,但被看管了半个多月是个人都会很烦的好吧。

今天趁着森鸥外和什么异能特务科的长官见面,森鸥外又因为不放心你就把爱丽丝留在了你身边,你说动了爱丽丝出去逛街。劝动爱丽丝可比劝动森鸥外简单多了。

但是当森鸥外准确在一家甜品店里找到你和爱丽丝时,你才反应过来,没了爱丽丝帮忙你肯定一个人出不来,但如果带了爱丽丝出门,几乎等于带了一个森鸥外的监视器在身上。真是太失策了!

“所以,小姐和爱丽丝酱玩够了吗?”森鸥外在你身边的空椅上落座,笑眯眯地看起来十分和善的样子,“让小姐单独在外面实在太危险了。”

爱丽丝不怕森鸥外,依然该吃吃该喝喝,你心虚地都不敢看他:“大家都是普通人啊,哪有林太郎说的那么危险……”

森鸥外双手交叉托着下巴,看起来无害的很:“那么上一次……”

“上一次是意外啦!”你反驳道,但看到他慢慢暗下来的眼神后心中警铃大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还不行吗?我错了我再也不一个人出来了!”

“那么我们回家吧。但是——光认错可不够呢。”森鸥外对你说,你从椅子上站起来时把手放到他递到你面前的手中,他又微微弯下腰给你整理衣服,在你头顶轻声说,“不听话的孩子一定要受到惩罚才不会再犯错。”

爱丽丝站在旁边吃着冰激凌:“姐姐还是不行呢,完全被林太郎吃的死死地嘛。”

求你不要再吐槽了好吗爱丽丝!

 

 

 

【可以戴他の帽子!x2】

“费佳!去睡觉了!你听到没有啊?!”你站在陀思的电脑房门口生气的吼道,“再不睡觉会猝死的啊!”

“很快就好了……”陀思连头都没回就敷衍的说,“你先去睡好了我等下就去。”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你这么想着,气呼呼的冲上去抓住了他的帽子使劲揉搓,额前的碎发都被揉乱了。

“嗯?”陀思抬头看你,脸上茫然无辜的表情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说去睡觉!费佳!你看你的黑眼圈!”你都快被他气死了,他多聪明一个人啊你就不信他这个时候搞不懂你为什么生气。

“我不想睡觉……”他想了想,摘下头上毛绒绒的帽子扣到你脑袋上,“你带它去睡就当带我去睡好了。”

你都要被他给气笑了:“哈?你的意思是帽子是你的本体它去睡觉就等于你去睡觉吗?!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吗?”

“还是不行吗?”听到这话你忍不住了将他从电脑前拎起来拽回到卧室,强迫他上床睡觉。

当然一直心系电脑的陀思在你睡熟后偷偷跑回电脑前第二天被你发现逮住一顿训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

陀总我感觉只要不跟那群智力天花板斗心眼的时候都挺呆萌的。。其实都是借口我就是ooc了对不起!!!

国木田那个其实是看了第九集有感,他想要孩子们快乐生活的世界和现实里没能救下那个为哥哥去死的孩子是两种很明显的不同写照。理想和现实并非能使它们完全相同。

乱步桑那里套用了原剧里的话。。今天喝了乱步桑同款波子汽水说实话感觉一般般。。但是瓶子里的弹珠很好玩。。_(:D)∠)_

越写越觉得与小标题无关了。。

占了很多tag致歉。。

写崩了对不起!我好困我想睡觉了(@ ̄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