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他最喜欢接♂触你身体的哪个部位】宰/也/敦/芥/织/森

学步车警告?我真的尽力了真的不是开复兴号的料(;´д`)ゞ

ooc车祸现场!撞梗我的锅够没纳塞!

又是写跑题系列

随便看看就好不要较真!

如果喜欢感激不尽ヾ(✿゚▽゚)ノ

准备好了嘛?( • ̀ω•́ )✧









【太宰治の场合——腿】

虽然太宰治自己也是个腿精,但是不妨碍他沉迷你的腿,你一度觉得他这个爱好有些变态,你明明觉得自己的腿也没有好看到哪里去。

因为个子不是很高,腿也说不上长,离纤细也还有段距离顶多算得上中等,唯一的优点大概算是皮肤比较白嫩吧。

就比如现在,他来陪你逛街买衣服拎东西,你选了条长裙表示想试一下,他却拿出一条不知道什么时候去选的短裙对你说:“比起长裙,小姐试一下这条短裙怎么样?短裙才能露出小姐漂亮的腿啊~”

你瞪他一眼:“我才不要,而且太宰你不要再说这种话啦,我的腿又没有很漂亮,说这样的话听起来好自大啊。”

“并不是自大哦~我真的觉得小姐的腿很诱人嘛~”太宰治拿着裙子在你面前晃了晃,语气像极了Mafia的首领哄骗幼女换小洋裙的时候,“好啦好啦,小姐去换给我看好不好~”

你跟他对峙了几秒钟,最后还是败在了他人畜无害的笑容下,认命的去试衣间试那两条裙子,最后真的不得不承认,你穿他给你挑的裙子居然比你自己挑的那件要好看得多。

但是到了晚上的时候,你的腿环在他的腰上,因为某些剧烈运动,皮肤泛起一层薄红,几缕月光透过窗子的缝隙投到床上,也反射在你的皮肤上显得更加莹润。

太宰治拨开你脸侧被汗湿的发,另一只手的掌心划过你的大腿,调笑道:“看吧,我就说小姐的腿很漂亮吧~”

你捂住脸硬生生从嗓子里挤出几个字:“求你闭嘴吧……”

    

   

   

【中原中也の场合——锁骨】

啊,好热。你面无表情的想着等下去找中原中也除了蹭他办公室的冷气外一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

至于为什么?因为逼得你在大家都穿低领短袖露脖子露锁骨的温度里只能穿高领衬衫的罪魁祸首就是他啊。

“中也!”你一看他办公室除了他没别的什么人,二话不说就钻进了他的怀里坐到了他腿上。

“哇啊!”中原中也被吓得差点污浊警告,然后扶了扶有些歪掉的帽子,“臭丫头,给我安分一点啊!”

你一拳怼在他胸口,路上还想着好好教训他真到了下手的时候却并没用什么力气:“都怪你!”

“哈?我做了什么?”他一脸茫然。

你解开衣领上方的两颗扣子扯给他看锁骨上红色紫色的斑驳痕迹:“我要热死了!都是因为你我才穿不了低领的衣服!”

大概是离得太近的缘故,你隐约听到了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于是想也不想的伸手勾住他的颈圈:“混蛋中也,给我把你脑子里的黄色废料都扔出去听见没有?”

“知道了知道了,真是的,那就把衣服穿好啊。”中原中也叹了口气,低下头想给你把纽扣扣好,手指却不小心划过你的锁骨。

手套的布料接触皮肤的触感和衬衫的布料是完全不一样的,尤其还是在你这么敏感的地方,你被这感觉一激,脑中控制不住的就浮现出昨晚被他按在身下在锁骨上留下齿痕时的情景。

你头皮一麻忍不住就拍开了他的手,慌慌张张的扣扣子,小声说道:“我、我自己来……”

“放心好了丫头,这可是在办公室,我不会对你做什么的。”你听到他这么说刚想松口气,就听见他又说道,“反正晚上回家有的是时间。”

cào,求求你了我明天不想穿高领的衣服了。

  

  

  

【中岛敦の场合——后颈】

  因为接连几次任务结束,中岛敦总把自己搞的伤痕累累,你说过他几次后确实没再见他受伤,直到最近被太宰治戳破,你才知道并不是敦没再受伤,而是受伤后他都尽量不出现在你面前直到伤好后才会去见你,你气的单方面跟他生起了闷气开始冷战。

“小姐……”你无视了看起来像是专程等你的中岛敦,顺便一侧身躲开了他拉向你胳膊的手,结果下一秒就被握住了后颈。

你被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去:“敦敦你做什么?!”

他仿佛也被自己的举动惊到了,结结巴巴地不知道该怎么解释才好:“对、对不起,小姐,我下意识就……真的很对不起!”

你惊魂未定的回想起刚才转过头那一瞬间他的那个眼神,让你想起来以前看过的科普频道里,猛兽捕食猎物的时候那种眼神。跟平时他抚摸你后颈的神情完全不一样。

中岛敦还在手足无措的解释:“小姐你不要再生气了好不好?我……我以后尽量、啊不、我一定不再受伤了,小姐的话我都会听的,小姐你不要不理我了……”

说到最后连声音都低下来了,沮丧的样子完全就是一个蔫头巴脑的小老虎。

“真的吗?什么都听我的咯?”你抱胸看他,决定冷战结束,毕竟也冷落他够久了,怎么也该知道教训了吧。

“真的真的。”小老虎忙不迭的点头生怕你反悔。

当天晚上你伏在床上背对着他的时候已经一丝力气也没有了,除去身上各处斑驳的草莓印,最触目惊心的还是后颈上密密麻麻的齿印,虽然只是看起来很唬人,但你一点也不想回忆起来被衔住脖子时的那种压迫感了。

后颈又一次感受到唇齿贴上来的温热时,你强撑着说:“别咬了好吗敦敦?说好都听我的呢?”

中岛敦腼腆的笑了笑:“好像不行呢小姐,虎的天性……我有点控制不住……”

呵。男人的嘴,骗人的鬼。



  

  

【芥川龙之介の场合——头发】

明明比起你来,芥川龙之介自己黑白色的头发更为新奇些,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是格外喜欢你的头发。你已经无数次吐槽过他不要再做出那种“爱抚狗头”的动作了,结果每次都是认真保证,屡教不改。你拿他简直没有办法,索性就由他去了。

大概是从前照顾妹妹很有经验了,你居然挖掘到了芥川会扎头发的这个技能,从此一发不可收拾。

“芥川——”你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放下了手里的游戏机,稍稍偏头问道,“还没好吗?”

“已经好了。”他为你梳顺发尾,递给你一面镜子,“小姐觉得怎么样?”

“诶——双马尾啊,”你对着镜子里的自己晃了晃头上的两个马尾,发圈上的白色绒球也跟着晃了晃,你转过头去对着芥川龙之介露出一个特别灿烂的笑容,“呐呐,芥川?我可爱吗?”

一直冷冷淡淡的黑衣青年突然就咳嗽起来,苍白的手捂住嘴巴脸也稍微侧向一旁,眼神却溜回来看向你:“小姐……非常可爱。”

说完,又好像下定了什么决心似的,俯下身来吻了吻你的发顶,说道:“今晚不去逛夜市了可以吗?在下希望小姐这么可爱的样子……只有在下一个人可以看到……”

你被他难得见到的局促模样给愉悦到了:“如果你想的话,不去也可以哦。”

于是你们就选择了另外一项活动来打发夜晚无聊的时间。

原本梳好的发型被打散开,黑色的发落在芥川龙之介肩上和他白色的发尾纠缠到一起,他的手穿插进你的发丝里抚摸按揉你的后脑,尽管他另一只手扶住了你的腰,你还是感觉有些撑不住自己的身体,双臂便环住了他的脖子。

你迷迷糊糊听到他说了句话:“芥川……?你说什么?”

“在下刚才说,”他灼热的呼吸扑在你耳边,你禁不住瑟缩了一下,入耳的却是和平日的冷淡不太一样的语调,“真想小姐所有的样子……都是在下一个人的。”

  

  

  

【织田作之助の场合——手】

“……织田?”你午睡一觉直接忽视了闹钟睡到了下午,醒来时心里空空落落的不知道为什么就很难过,懵懵懂懂的看着坐在你床边看书的织田作之助一边看书,一边还不安分的揉捏着你的手。你仿佛看见了捏着家里胖橘肉垫玩的不亦乐乎的自己。

“怎么睡了这么久?肚子饿了吗?”他试了试你额头的温度问道,“还是哪里不舒服?”

“都没有啦。”你抱着他的手哼哼唧唧:“我就是有点心情不好,你过来呀,我想抱抱你。”说着拍了拍床另一边的空位。

“嗯……”织田作之助脸上流露出一点意外的神情,但还是听你的话躺到了你身旁,“所以只是想对我撒娇吗。”

“对哦我在撒娇,”你拱到他怀里,听着他的心跳声说,“不可以吗?”

“当然可以,”他牵起你的左手,嘴唇在你无名指上贴了一下,“小姐想对我做什么都可以。”

黄昏时刻的暖色调的日光从他身后的窗子外洒进来,他逆着光,眼神柔和又藏着一股子宠溺,连唇角翘起的弧度你都觉得不能更恰到好处了。

久睡带来的空荡感早就消散了,你只是看着这个人,心里就由衷的升腾起一股欢喜,猜想这个大概就是所谓的“心都要融化了的感觉”吧。

你按捺不住喟叹:“织田,你怎么这么好啊。”

织田作之助笑了一声:“那么小姐喜欢吗?”

“喜欢,”你紧紧抱住怀里这个人,生怕他下一秒就不见了一样,“我最喜欢织田了。”

(不行了我开不动我白月光的车qaq还写跑题了干脆自暴自弃瞎瘠薄乱写)

  

  

 

【森鸥外の场合——腰】

“林太郎我已经超过十二岁了已经不符合你的幼女标准了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再试小洋裙了!”你躲到爱丽丝身后连珠炮似的说了一大堆,企图躲过森鸥外手上那件洋装。

“不可以哦,这可是根据小姐的身材特别订做的,能够完美的展现出小姐的腰线呢。”森鸥外笑眯眯的说,“我已经迫不及待想看小姐穿上它的样子了~”

爱丽丝用小叉子戳起点心上的草莓,怎么看都有点幸灾乐祸:“林太郎这样说的话,姐姐你是躲不过去的哦。”

你只好臭着脸在他的哄骗利诱下换上了那件洋裙。的确是件很勾勒腰线的衣服。你看着镜子里的模样想到。

腰是你的禁忌领域,不仅会痒,还尤其敏感,你强忍住才没在森鸥外触碰到你的腰的时候像只炸毛的猫一样给他来一爪子。

他从背后抱住你,在你脸颊上落下蜻蜓点水般的亲吻:“小姐真是太美丽动人了……”

你推开他的脸:“不要用这种猥琐大叔的语气好不好!”

“小姐这么绝情的吗?”森鸥外做出一副委委屈屈的表情说道,“昨天晚上可不是这么说的……”

昨天晚上……昨天因为和他赌气说要去武侦社离得他远远的,被好生整治了一顿。把你双手禁锢在头顶不说,明知道你那里最怕人碰还偏偏非要在你的腰上摸来摸去,挣扎不开骂也没用,你眼泪都下来了也没让他心软一分,非逼得你说我错了我收回之前的话才肯罢休,但是放过是不可能轻易放过的,你现在都还腰酸背痛的。

一想起来昨晚你哭的惨兮兮的那个样子你现在都想踹他一脚,小小声骂了一句:“混蛋林太郎。”

“小姐说我坏话了吧?我听到了哦。”森鸥外又凑过来亲了一下你的唇角,用很体贴的口吻说,“不过鉴于小姐的身体还没有完全恢复,我可以先不计较。”

你忍无可忍地给了他一记肘击:“把手从我腰上拿下去啊变态大叔!”



——————————————

攒脑洞的时候:码字使我快落!

码字的时候:咕咕咕使我快落!ヽ(゚∀゚)メ(゚∀゚)ノ 

写崩了,打死我吧(bushi

不打死的话请夸夸我我想要表扬!(゚▽゚*) 

文野乙女【假如你是他的女朋友,你可以做什么】宰/也/敦/芥/乱/国/森/陀

无脑不正经向o(´^`)o逻辑不通随便看看就好不要较真

依旧是渣渣文笔渣渣脑洞非常非常垃圾

如果喜欢感激不尽~

前方ooc车祸预警!

撞梗我的锅够没纳塞!

以上都能接受的话

【可以拆掉他の绷带!】

“喂——我说哒宰啊——”你在床上滚来滚去烦躁得不行,“好热啊……”

“小姐这么怕热,到盛夏的时候该怎么办呢?”太宰治放下手里的完全自杀读本,坐到床边说,“那么小姐想吃冰激凌吗?”

“不要,不想吃。”你抱着枕头坐起来,心不在焉地说,眼神突然瞄到他的脖颈上,“这个温度是人都会热了好吧,为什么你穿这么多都不会流汗的啊?……你居然还缠着绷带???”

你一个猛扑趴到他身上,伸手就打算去拆他脖子上的绷带。

太宰治握住你的手:“诶——?我的绷带做错了什么吗?”

他并没有很用力,所以你稍稍一挣就挣开了,继续解他的绷带:“我不管,我看见它就好热。我都没有见过你不缠绷带的样子呢。”

你跪坐在床上倾斜着身子拆他颈间的绷带,太宰治怕你不稳只好扶住你的腰,却没发现他眼神一直在不知道为什么你拆下来后都缠到了你手腕上的绷带上游离。

“果然很漂亮呢……”你的手指划过他因藏在绷带下长久不见光而瓷白的锁骨,有些羡慕的说。

这个男人怎么可以这么好看。嘤。

在你欣赏他锁骨的时候,太宰治悄悄地一扯绷带的两头,下一秒你就因为双手被束缚无法着力倒在他怀里。

“哒宰!”你双手按住他胸口支起身子来,抬头撞进他微微笑着的眼睛里,“你在做什么啊?!呃……怎么了嘛?”

“刚才小姐触摸我的皮肤的时候我就在想,夏天的确是个让人心烦意乱的季节呢~”他茶褐色的眼瞳里怀着点不怀好意,“我现在也很热了哦~”

诶???

   

   

   

【可以戴他の帽子!】

“好无聊喔。”你趴在他的办公桌上歪着脑袋看正在工作的中原中也,心里这样想到。

你想和他待在一起,又不想耽误他的工作,只好百无聊赖地看他专心处理事务的样子,嘛,虽然真的很赏心悦目就是了。

“喂,丫头,不要叹气啊,不能陪你去玩我也很有负罪感的啊。”在你走神的时候,中原中也放下手里的文件,揉了揉你的头发说道。

“没关系啦,我只要看见你就好了。”你抱住他的手放回到文件上说。

“话是这么说……”他很是苦恼的思索了一下,然后摘下来头上的帽子扣到了你脑袋上,“这样……看见帽子可以吗?”

“啊咧?”你懵懵地双手扶住帽檐,“这个帽子很重要吧?我记得每次打架你都先护住帽子的啊,我戴着没关系的吗?”

“当然没关系的啊你在想什么!你当然是不一样的啊!”他用力捏住你的脸佯装生气地说,“不过话说……你怎么知道我打架的时候会护住帽子?斗争的时候会误伤的那么危险的地方你不准去听见没有?!”

“我知道啦以后不去就是了!”你拍开他的手,捧着脸看他,“好看吗?好看吗?”

他看着你开心的样子也愉悦的微微一扬眉,在你脸颊上轻轻吻了一下,“好看,你最好看了。”

你把帽檐往下一拽遮住已经红得不行的脸,一时间心跳加快血流加速肾上腺素激增。

别用那张脸说这样的话啊,实在是太犯规了好吧!

   

   

   

【可以摸毛茸茸の大猫!】

“敦——敦!”你盘着腿坐在榻榻米上高声喊道。

中岛敦在浴室里高声回应:“小姐有什么事吗——?”

“没什么!只是叫一下而已。”你泄气地回答,想着今晚怎么才能成功的抱着小老虎睡觉。

虽然你们已经同居了,但每次做一些非常亲密的动作时中岛敦都害羞的不行,所以就连同床睡觉都是规规矩矩的。

想到这你恨恨地锤了一下榻榻米。这孩子简直不要太腼腆好吧!

“呃……小姐……怎么了?”洗完澡出来看见你锤地的小老虎小心的问。

你瞥他一眼,突然有了个主意:“我说敦敦,今晚你变成老虎怎么样?”

“哈?”中岛敦的表情一时间有点一言难尽,“为什么啊?”

“我想抱着你睡觉啊,”你说,“抱着毛茸茸的老虎的话就像抱着毛绒玩具一样,比较没有心理压力吧。”

“老虎也是我啊,和毛绒玩具还是不一样的吧……”他有些为难的说,但是看到你一脸期待的样子又根本拒绝不了,“好、好吧,如果小姐喜欢的话。”

下一秒他站的地方就出现了一头巨大的白虎,你开心的抱住虎头揉捏耳朵,“啊啊啊敦敦你也太可爱了吧。”

得到大老虎的你心满意足的关灯睡觉。

只是等你睡熟后,怀里的虎却变成了少年,将你在怀里紧了紧,小声说:“还是小姐更可爱。”

当然第二天醒来怀里依然抱着毛乎乎的老虎的你是不会知道的。

  

  

  

【可以和他去泡温泉!】

众所周知,洗芥比洗猫都要难。

所以你经常要为了怎样把他哄去洗澡而费尽心思。今天也是催猫,不是,催芥川去洗澡的一天。

“芥——川。”你从后面突然搂住他的腰,拖长了音说,“我们去泡温泉吧,好不好啊?”

原本因遭到突袭杀意上涨的衣摆因为察觉出是你的气息后也安静的垂了下来,芥川龙之介别过脸去回答:“在下……在下今晚还有任务,让樋口陪你,银也可以。”

你听到这话撒开手绕到他面前,背着手仰起脸看他:“芥川——你居然会撒谎了哦——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晚明明没事要做的,黑手党也是要休息的吧!”

“咳咳……”芥川龙之介咳嗽几声,似乎还想再找点什么借口,“在下……”

“不行,不可以,这么别扭你是不听话的小孩子吗?今晚必须去,不会很久的,脱一会儿衣服也没关系的!”你掏出手机威胁他,“不然我就给中原中也打电话了哦,干部发话的话算是命令吧!”话是这么说,你当然不会真打的,为了这么点事给中原中也打电话也太搞笑了。

你也不是不知道芥川不喜欢洗澡的原因,他只是太没安全感了,洗澡的时候肯定不会穿衣服的,他的异能就没法发挥,更何况他体术也算不上好。他只是怕有突发情况来不及应对而已。

但是养猫的人会因为猫不喜欢水就不给猫洗澡吗?不可能的!

“芥川芥川~去啦~”你晃着他的手说,“不然,不然我哭给你看喔。”

“请不要这样。”他把手轻轻抽出来,又反握住你的,“在下去就是了。”

bingo,计划通。

猫脾气的Mafia祸犬,超凶超别扭,但是超听话。

  

  

  

【可以吃他の零食!】

“诶?贤治家乡的警察只需要做修理水泵或者救下卡在烟囱里的猫就可以了吗?这么简单的嘛?”“嗯。不过警察要做的最重要的事还是品尝西瓜。”“哎——这不需要警察吧。那如果有人犯案怎么办啊?”“啊,那个很简单啦,把犯人绑起来扔下悬崖就可以了。”

因为武侦社最近并没有收到什么棘手的委托,就连你们普通的事务人员都很清闲,你就和贤治闲聊关于他家乡的事,听起来是个很神奇的村子呢。

“啊咧?”贤治突然看向你身后,“乱步先生在看你哦。”

你顺着贤治的目光回头看,正对上办公桌后乱步盯着你的眼神,“乱步?”

“小姐——”乱步放下手里的波子汽水,对你招手道,“你过来一下。”

“那抱歉啦贤治,我先……”你还没说完,乱步又喊到,“快一点啦。”

“来了来了,”你走到乱步旁边坐下,“有什么急事吗?”

乱步把面前的零食推到你们两个中间:“来陪我吃零食。”

“嗯?”你一时没反应过来,“……吃零食?”

“或者你想听故事吗?我可以给你讲很多比贤治的村子更有趣的案子啊。”乱步不高兴地抱怨。

“知道了知道了名侦探,”你顺手打开一瓶汽水说,“不要这么针对贤治啊。”

“什么——我才是你的恋人好吗?你来陪我不是应该的吗?”乱步站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你,你头一次从那双翠绿色的眼睛里感受到压迫感。

“名侦探吃醋了吗?”你笑了笑,对他勾了勾手指。乱步虽然在生气的双手叉腰,但还是顺从的弯下腰来凑到你面前。

你抬头在乱步唇上亲了一口说:“好了我的男朋友,我可不会对贤治做这种事哦。”

乱步脸色这才变好,跌回到椅子上继续吃零食,嘴里还嘟囔着:“这还差不多。”

你看着他委屈的模样简直拿他没办法。那当然了我的名侦探,若你安好,一切都好。

  

   

   

【可以搞他の手账!】

“小姐,小姐,这里来,”你听见太宰治的声音,四下看了看,在隔一排的办公桌后面发现了那颗毛蓬蓬的脑袋,“给你看这个——”说着他举起来手里的那样东西,你定睛一看,居然是国木田的手账。

你看了看不远处正在办公的国木田独步,悄咪咪的溜到了太宰治身边小声说:“好厉害!你居然真的拿到了。”

“那当然。”你看着太宰治骄傲的模样忍俊不禁。

之前你的确和太宰治说过“听说国木田对女朋友的标准很高呢,他的手账上应该有写吧,好想看一看啊”,没想到这么快他就真的搞到手了。

“国木田他不会生气吧。”你还是有些担心的问太宰治。“放心放心,国木田绝对不会对小姐你生气的。”太宰治说。

你翻开手账找到国木田记录的择偶标准那一页,五十八项要求简直像把刀一样会心一击。“所以他为什么会选我?”你自我怀疑地问太宰治。

但是等来的不是太宰治的声音,而是刚才还在工作的国木田:“你在做什么?”

哈?“你”?你回头一看,早就没有太宰治的身影了,手上的手账还停留在择偶标准那一页,标准的人赃并获。

“对、对不起……”你不敢看国木田,低着头双手把手账奉上。因为你低着头,看不到国木田独步不停在你和手账上打量的目光。

国木田接过手账,你以为他会训斥你,没想到却听到了纸被撕开的“哧啦”一声。“哎?”你震惊抬起头来,看见国木田手上被撕下的那一页纸。

“在下只是觉得小姐应该不会喜欢这一页的,而且既然已经有小姐了,这种标准早就没有什么用了吧。”国木田理所当然的说,然后将手账收了起来。

“但是,但是国木田你不是很看重时间和标准的吗……我”我很多标准都不符合啊你为什么会喜欢我啊!

“因为有些事物是不一样的。在下发现了,感情和心意这种东西是无法用时间和标准衡量的。”国木田这样回答道,下一秒就转过头去对着用调侃语气复述他刚才说的话的太宰治吼到,“闭嘴太宰!赶快去给我工作!”

当然在你没看到纸页里,国木田的理想恋爱时间可是在四年后。毕竟感情和心意嘛,是没法用时间和标准要求的。

  

  

  

【可以拐走他の爱丽丝!】

在你成功用去买新衣服不是小洋裙和买甜品点心诱拐了爱丽丝后,你终于能从港黑大厦里出来透透气了。

从上次港口Mafia和敌对方火拼时你不小心被对方抓走当做人质,森鸥外一直不允许你离开港黑大厦,就算出去也明里暗里地有很多人跟着,虽然你对自己拖后腿这件事真的非常抱歉,但被看管了半个多月是个人都会很烦的好吧。

今天趁着森鸥外和什么异能特务科的长官见面,森鸥外又因为不放心你就把爱丽丝留在了你身边,你说动了爱丽丝出去逛街。劝动爱丽丝可比劝动森鸥外简单多了。

但是当森鸥外准确在一家甜品店里找到你和爱丽丝时,你才反应过来,没了爱丽丝帮忙你肯定一个人出不来,但如果带了爱丽丝出门,几乎等于带了一个森鸥外的监视器在身上。真是太失策了!

“所以,小姐和爱丽丝酱玩够了吗?”森鸥外在你身边的空椅上落座,笑眯眯地看起来十分和善的样子,“让小姐单独在外面实在太危险了。”

爱丽丝不怕森鸥外,依然该吃吃该喝喝,你心虚地都不敢看他:“大家都是普通人啊,哪有林太郎说的那么危险……”

森鸥外双手交叉托着下巴,看起来无害的很:“那么上一次……”

“上一次是意外啦!”你反驳道,但看到他慢慢暗下来的眼神后心中警铃大作,“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我这就回去还不行吗?我错了我再也不一个人出来了!”

“那么我们回家吧。但是——光认错可不够呢。”森鸥外对你说,你从椅子上站起来时把手放到他递到你面前的手中,他又微微弯下腰给你整理衣服,在你头顶轻声说,“不听话的孩子一定要受到惩罚才不会再犯错。”

爱丽丝站在旁边吃着冰激凌:“姐姐还是不行呢,完全被林太郎吃的死死地嘛。”

求你不要再吐槽了好吗爱丽丝!

 

 

 

【可以戴他の帽子!x2】

“费佳!去睡觉了!你听到没有啊?!”你站在陀思的电脑房门口生气的吼道,“再不睡觉会猝死的啊!”

“很快就好了……”陀思连头都没回就敷衍的说,“你先去睡好了我等下就去。”

我真是信了你的邪!你这么想着,气呼呼的冲上去抓住了他的帽子使劲揉搓,额前的碎发都被揉乱了。

“嗯?”陀思抬头看你,脸上茫然无辜的表情仿佛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说去睡觉!费佳!你看你的黑眼圈!”你都快被他气死了,他多聪明一个人啊你就不信他这个时候搞不懂你为什么生气。

“我不想睡觉……”他想了想,摘下头上毛绒绒的帽子扣到你脑袋上,“你带它去睡就当带我去睡好了。”

你都要被他给气笑了:“哈?你的意思是帽子是你的本体它去睡觉就等于你去睡觉吗?!你觉得我是三岁小孩吗?”

“还是不行吗?”听到这话你忍不住了将他从电脑前拎起来拽回到卧室,强迫他上床睡觉。

当然一直心系电脑的陀思在你睡熟后偷偷跑回电脑前第二天被你发现逮住一顿训都已经是家常便饭了。

——————————————

陀总我感觉只要不跟那群智力天花板斗心眼的时候都挺呆萌的。。其实都是借口我就是ooc了对不起!!!

国木田那个其实是看了第九集有感,他想要孩子们快乐生活的世界和现实里没能救下那个为哥哥去死的孩子是两种很明显的不同写照。理想和现实并非能使它们完全相同。

乱步桑那里套用了原剧里的话。。今天喝了乱步桑同款波子汽水说实话感觉一般般。。但是瓶子里的弹珠很好玩。。_(:D)∠)_

越写越觉得与小标题无关了。。

占了很多tag致歉。。

写崩了对不起!我好困我想睡觉了(@ ̄ー ̄@)

文豪野犬乙女向【关于你给他戴上手♂铐后的事】宰/也/敦/芥/乱/森

 是个无脑不正经向( ̄▽ ̄)~*认真你就输了!

渣渣的我能收到小心心和小手手吗?(ノ´▽`)ノ♪

如果喜欢感激不尽~

ooc车祸现场!

撞梗我的锅够没纳塞!

做好心理准备的话就请向下拉

【太宰治の场合】

“小姐,这是做什么呢?”午睡醒来的太宰治一脸懵逼地扯起手腕上东西给你看,是一只银色的手铐,另一边铐在床头上,动作间发出“哗啦啦”的响声。

“把你锁起来啊。”你坐在床边又保证太宰治够不到你的位置,放下膝头的书笑眯眯的对太宰治说。

“哎~~?为什么啊?我做了什么让小姐不高兴的事情吗?”太宰治拖长了音,鸢色眼睛注视着你。

“因为啊,”你有些没好气的回答他,“哒宰你今天又入水了对吧?嘛,真是的,你为什么总想着自杀?我不值得你留恋吗?”

每次从水里出来衣服都会湿哒哒的好不好!生病了怎么办?!要不是国木田先生告诉你你还不知道这混蛋今天又跑去入水了。

以防万一你把床边所有能伸进锁孔里的小东西都藏起来了,看他还能用什么东西打开。

你自信满满的想着,然而下一秒就被突然逼近的大型生物震惊到了。

“哒、哒宰?!”你突然手忙脚乱,“你是怎么打开的?!”

“原来是这样子嘛,那么以后没有小姐同意我是不会随便入水的了~”太宰治轻轻笑着,眼睛眯了起来,“但是……”

混蛋哒宰重点不是这个啊而且怎么想我也不会同意的吧!

等你冷静下来的时候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太宰治抱在了怀里,双手被反剪在背后,手腕上那冷冰冰的东西正是刚刚还套在太宰治手上的手铐。

诶???

太宰治轻轻靠在你肩上,柔软的头发蹭的你脖子痒痒的,连呼吸都近在脸侧。

“但是……我还是觉得这种东西,”他凑到你耳边轻声低语,满意的看你的耳朵被他滚烫的呼吸刺激得通红,低声笑起来,“更适合小姐哦~”

“接下来是大人的时间了呢~”
                                          

           
        
                  
【中原中也の场合】

咔哒。

“哈?丫头?你在玩什么?”中原中也右手还拿着笔正在处理文件,抬起手腕晃了晃上面的东西,手铐另一边还没来得及给他戴上,在空中荡来荡去。

你眼疾手快把另一边扯下来给他戴到了左手上:“因为中也总是在忙Mafia的事情,已经很久没有陪我了。”说着你把他面前的文件一把给推开了。

“啊……是这样吗?”中原中也抬了抬手,看起来是想摸一下帽子,但是动一只手的话另一只手也要抬起来,于是又把手放下了,“拜托你把报告拿回来吧,我还有一点点就好了,丫头你先去找爱丽丝玩好吗?逛街也好做什么都行反正我的钱都在你那里……可恶!你不要把它拿更远啊!”

你做出一副凶恶的表情,蛮不讲理地说道:“我不管啊!你今天一定要陪我出去!”你拽着手铐中间的链子拉着中原中也往外走。

“好了好了我陪你出去还不行吗!真是的……”中原中也满脸写着“真是拿你没办法”,“先给我把手铐打开啊!”

“不要,打开了你跑掉了怎么办,有本事你自己打开好了。”你回头打量着他,笑嘻嘻的说,“中也你这个样子感觉更色气了哦。”

choker、黑西装、黑手套……再加上手腕上那副容易想歪的手铐……

“哈?”他听到这句话,突然意味不明的挑眉。

于是你眼睁睁看着那副手铐在重力作用下扭曲变形直到成为两块废铁,心里一惊转身就想跑,结果被他一手捏住了命运的后颈脖。

“过奖过奖,我哪比得上丫头你呢。”

“你想玩……我们就好好玩。”
                              
                        
               
            
【中岛敦の场合】

“……小姐,请问这是什么……”中岛敦抬起双手,满脸不知道该说什么的样子,“我只是睡了个觉而已……所以发生了什么……”

你趴在旁边看着刚睡醒还穿着睡衣的小老虎,毛茸茸的头发无辜的表情,心里满满的母爱都要溢出来了。

“手铐而已啦!”

“我知道是手铐……但是为什么要给我戴手铐啊?而且小姐你是从哪里搞到这种东西的啊!”今天的敦敦依然是吐槽役担当呢。

你特别开心的爬起来坐到他腿上,双手揽住他的脖子:“因为敦敦实在太可爱了!不把你关起来万一被别人抢走怎么办!”

中岛敦的脸庞立刻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都不敢直视你的眼睛了:“真、真的吗?啊……小姐请不要这样说了,太难为情了……”

你撇撇嘴,按住他的肩膀,一个用力把没防备的中岛敦按在了床上,你满意的看着他吃惊的表情和脸上未退的红晕说:“为什么不要这样说啊,敦敦本来就超可爱的啊!我最喜欢敦敦了!”

于是敦君的脸更红了。

“敦敦喜欢我吗?说喜欢我的话就给你打开哦。”你甩着手上的钥匙说。

“……喜欢……”中岛敦憋了半天,小声说道。

小老虎太腼腆了,能这么耿直真的很不容易了。你没继续逗他,给他解开手铐后就躺了下来,看着还在害羞的小老虎,心都要化了。

正当你每天例行心里感叹敦敦有多可爱的时候,小老虎忽然抱住你的腰,在你惊讶的目光里凑到你唇角轻轻吻了一下。

“我也……最喜欢小姐了。”
                           
                     
                
              
【芥川龙之介の场合】

“芥川芥川!”你对不远处的芥川龙之介招手把他叫了过来,少年沉默顺从地走过来后你又说,“把双手伸出来。”

他依言做了。

你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手铐给他戴上了。

芥川龙之介楞了一下,皱着眉咳嗽了几声,问:“小姐这是在做什么?”

你一把抱住他说:“连横滨警察都抓不到的芥川龙之介被我已经被我逮捕了,现在你是我的了吗?”

芥川龙之介垂下眼,叹了口气:“请小姐给在下解开,在下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听到他推脱的话语,你心情一下子就不好了,顺手拉住他胸前的领巾,凶巴巴的说:“你先回答我,不然我才不管你,让罗生门帮你吃掉好了!”

病弱的少年也不说话,只是盯着你抓住他领巾的手。

也是,芥川龙之介多内敛一个人,让他说出“我是你的”这种话实在太为难他了。

啊,不甘心。

你顿时就觉得很没意思,撒开手转身就走。

转过身的一瞬间你听到了手铐碎掉的声音,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什么东西捆住了,低头一看发现居然是罗生门。

身后伸出一双手把你揽进怀里,贴得太紧了,你甚至能清楚地感受到他咳嗽时胸膛的震动。

“……罗生门抓住小姐了,现在小姐是在下的了吗?”
                              
                         
                
                
【江户川乱步の场合】

“……你在做什么啊。”江户川乱步保持着吃点心的动作,歪头皱眉把双手抬了一下,对你问道。

“把乱步锁起来啊~”你坐到乱步旁边的椅子上,捏着他的脸颊回答道,“名侦探总是在破案呢,体验一下当犯人的感觉怎么样?现在名侦探是我的犯人啦!”

江户川乱步扭开脸,把嘴里的点心咽了下去:“你好无聊啊,快点给我打开啦,我要吃零食了。”

“不开不开”,你摇头拒绝,“我来喂你好不好?再让我玩一会嘛。”

“不要。”真是干脆利落的拒绝呢。

但是看到他翠绿的眼睛注视着你委屈又无辜,脸颊因为塞满点心鼓了起来的样子像极了塞食物的小仓鼠,你瞬间就缴械投降了。

啊啊啊真是太可爱了,真的是太犯规了。

这样子的名侦探谁顶得住啊。反正你顶不住。

你不仅给他打开了手铐,甚至表示想再去给乱步买一堆零食。

然而在你打开手铐的一瞬间,原本一脸纯良的名侦探脸上表情变成了像是偷到了糖洋洋得意的小孩子。

你还没来得及觉出不好,被锁上的人就变成了你。

“抓到你了,捣蛋鬼。”
                               
                     
               
                  
             
【森鸥外の场合】

“哦呀,小姐这是要做什么呢?”森鸥外看着手上的手铐,很配合的问,“是想出了什么新游戏吗?”

“才不是什么新游戏。”你抱住爱丽丝往后退了一步,“爱丽丝今天是我的,为了防止林太郎再给我和爱丽丝换小洋裙,我觉得还是把你锁起来比较安全。”

“因为林太郎真的是超级烦,所以爱丽丝酱决定今天和姐姐在一起,爱丽丝酱要和姐姐一起去逛甜品店。”爱丽丝窝在你怀里,抱住你不撒手,看着森鸥外有点恶劣的笑起来,“嘻嘻,林太郎也有今天啊。”

森鸥外做出难过的表情,身为港口Mafia的首领居然还会装委屈:“嘛……原来小姐和爱丽丝酱这么讨厌在下吗?”

虽然明明知道他是装的,可架不住你心肠软啊,原本坚定要不管他怎样都绝不妥协的决心也开始有一点动摇:“并不是讨厌林太郎啊……”

“姐姐你千万不能被这个猥琐大叔骗了!”爱丽丝疯狂晃你,生怕你倒戈战线。

“可是小姐,爱丽丝酱是在下的异能呢,小姐把爱丽丝酱带走的话,在下遇到危险怎么办呢?”森鸥外又问。

“对哦!”爱丽丝和你玩久了,你都快要忘记爱丽丝是他的异能了。爱丽丝甚至都来不及反驳就被你塞到了森鸥外身边。

你好像忘记了哪有哪个不要命的会来港黑大厦袭击森鸥外,更别说上次他用手术刀就和武侦社的社长打成了平手。

森鸥外露出一个得逞的笑容:“爱丽丝酱,解开手铐。”

爱丽丝满脸写着拒绝,但身为森鸥外的异能还是不得不给他打开了手铐:“噫~真是糟透了。”

“诶?”你瞪大了眼,发现好像有哪里不对。但现在已经晚了。

森鸥外拉过你让你坐在他腿上,很愉悦地说了一句“好孩子”,也不知道是在夸谁。

“外面太危险了,小姐还是待在在下身边就好了。”

——————————————————

森鸥外的异能我其实搞不太懂爱丽丝是不是绝对听从他的。。所以我自作主张设定成绝对服从了。。不喜欢这个设定的话真的很抱歉(;′⌒`)

本来想写一点点的结果一不小心就写了好多写的超烂我先自黑。嘤。

一边写一边听哒宰的“失格”,真的好魔性啊。。

希望读者老爷们喜欢。|*´Å`)ノ

占了很多tag致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