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aika

写让自己高兴的东西。

文野乙女《横滨盲盒》宰/也/织/芥/福

一些梗的乱炖,大概是开福袋的感觉(?)

部分有学步车(嗯…还算是要小心一下背后有人的程度的

不要扒逻辑谢谢了

日常ooc!ooc!

  

  

  

  

  

《太宰治——某个小习惯》

因为体型差的缘故,每次待在一起他都显得很大只,抱你的时候更是对比惨烈,最让你生气的还是他手特犯贱。

要抱就好好抱,这里摸一下那里捏一捏,你身体还属于那种不管哪里一碰就敏感的体质,每每他动手动脚你都忍不住骂他一顿,结果也都是耿直认错,死性不改。 

“太——宰,我真的再说最后一次了哦,”你手里紧紧攥着手机,屏幕上的跑酷小人早在你开口的几秒钟前死的透透的了,“给我把手从我肚子上拿出去!我都没办法专心打游戏了!”

你毕竟不是什么超模身材,坐下时肚子总会折起软软的肉痕,这都不是你在意的问题,最重要的问题是太宰不知什么时候养出来的习惯,特别喜欢捏你的肚子,并且乐此不疲。

太宰治坐在你身后,靠着床头,像只超大号泰迪熊一样把你圈起来,两条无处安放的长腿屈起来环住你,看起来像是你整个人都被他包裹住了一样。

“诶——”太宰治本来趴在你肩上看你打游戏,你停下游戏他也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我不要。”

你顺势用力向后一躺,想连同他一起压在墙上自己再快速起身,然而结果却是被太宰揽住腰按在身上动弹不得。

你累的气喘吁吁,没看到他眼神一点点沉下来,语气却像是看好戏一般:“小姐加油哦~”

你挣扎未果,索性费一番功夫在他怀里翻过身来正面着他。

只是膝盖稍稍一动,好像顶到了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你僵硬的盯着他与往常一般无二的笑容,不,看起来还要无害一些。

不等你想出应对这个情况的办法,腰上慢慢渗上来一股暴露在空气中的凉意,你低头一看才发现,刚才动作间没有注意到,小短裙连同内裤一起被扯下胯骨,蕾丝花边露出一点翻出了裙子外,也露出了肌肤上一点淡红色,某人的指尖正悄悄摸上裙腰想要探进去。

你不自觉的吞咽一下:“太、太宰,你要不要,再去洗个澡?”

太宰用一种怜悯的眼神看着你:“小姐在说什么傻话呢?”

“现在才是夜晚的开始不是吗?”

  

  

  

  

 

 

 

《芥川龙之介——关于兔子和兔子的相似性》

“芥川?”你疑惑地看着他身后遮遮掩掩的黑兽,在家里时他并没有将罗生门放出来的习惯。

芥川龙之介变戏法一样从身后拎出来一只笼子,里面是一只黑乎乎毛茸茸的垂耳兔。

你顿时兴奋地扑了上去:“兔子!”

芥川眼疾手快把笼子拿远,另一只手并着罗生门勾住你的腰生怕你摔倒。

“小姐不应当如此冒失,没有什么能比你的身体更重要。”芥川不赞同的皱起眉说道。

你吐了吐舌头:“这不是有你在嘛。”

他听到你这么说,一贯冷漠的面部线条瞬间就柔和了下来,将笼子拿到你面前。

你从笼子的空隙里伸进手指去戳里面的毛球:“你居然会带兔子回来!”

芥川掩饰性的咳了一声:“是银说,小姐大概会喜欢。”

你看看兔子又看看他,笑眯眯地踮脚贴上去蹭他耳边垂下的头发。他一边拎着兔子一边扶着你的腰因为感受到透过衣物的身体的温度而浑身僵硬问你怎么了。

“我很高兴啊,因为兔子很可爱。”你说,“你不觉得和你很像吗?”

他看起来不太能接受的样子:“在下觉得自己与那种柔弱的生物毫无相似之处。”

你指了指他的头发:“我是说外表很像,比如这里,大垂耳兔,我想摸摸可不可以?”

从港黑祸犬变成了大垂耳兔倒是没有见他有什么不满,反而顺势弯下腰,将那撮鬓发送到你眼前:“算了,小姐喜欢就好,稍微摸一下也没什么问题。”

于是你把小兔子和大兔子都摸了个爽。

  

  

  

  

  

  


《中原中也——关于捣乱和后果》

自从某次不小心淋雨之后,你就特别喜欢在中原中也冲澡泡澡的时候偷溜进浴室。

至于为什么?湿漉漉的向后撩过去的头发、滚着水滴的结实的腹肌,说实话你就是馋他的身子。

最开始的时候他还会脸红的快要熟透了似的把你丢出浴室,后来索性锁上了门,在听完你的原因太宰相当高兴的教给你怎么开锁之后连锁门都无济于事了。

在你问他怎么不再用重力关门后中也似笑非笑地哼了一声:“你不是之后变本加厉地折腾回来了吗?稍微给我收敛一点啊!”

虽然他这么说了,但不代表你真的就会老实一些,但是今天好像特别反常。

你看着轻轻松松就打开的甚至连锁都没有锁的浴室,陷入了沉思。

抱着“他大概已经放弃抵抗了”的念头,你蹑手蹑脚的进去,看见中原中也正仰躺在浴缸边缘闭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悄悄趴在浴缸边上看着他,看他脸上因为水汽蒸腾出的薄红、湿润的紧闭的唇、凸起的喉结和盛着水珠的锁骨,你撑起身想偷亲一口就跑掉,结果下一秒就被水里突然伸出的手一把扯到浴缸里去。

天气暖和,你只穿了一件单薄的睡裙,眼下被水湿透跟没穿几乎没什么两样。

不过你太过震惊没有注意到这点,你更在意的是到底怎么就变成了这个被困在这小小的地方还跨坐在他身上的场面。

“等等,好像哪里不太对……?”你扒住浴缸边缘想出去,被他掐着腰丝毫不能动。

“哦?我倒是觉得现在这个样子很不错。”他靠着浴缸单手撑额,只靠一只手就能轻松把你制住,脸上的笑容让你忍不住想要炸毛,“虽然不想承认,但看起来那混蛋青花鱼的方法相当有效啊,果然会让你害怕呢。”

“不是、等下,中也我错了我再也不捣乱了……”

“怎么,没有做好招惹干部大人的觉悟吗?”他状似温柔地发问,手上却是毫不拖沓的撩起了你的裙摆,“这可不行。”

  

  

  


 

  

 

《福泽谕吉——初遇》

最开始是因为你在家附近发现了一只流浪黑猫,这只猫偷吃了你养在室外鱼缸里的锦鲤,鱼缸里的鱼大部分时间都躲在莲叶下面,所以等你发现鱼缸旁残留的一点鱼鳞和猫爪印时,鱼缸已经空空如也。

好在你还算想得开,再加上早就有那个念头,养不成鱼索性决定养猫。

抱着一堆猫粮猫咪零食回家的路上你被脚下突然蹿出的小黑影吓了一跳,袋子里的零食有两袋掉到了地上,你刚捡起了其中一包,就看见刚才那团黑乎乎的小影子叼起了另一个包装袋头也不回跑走躲了起来。

“又是你!”你简直要给这只猫跪下了。

听着墙另一边窸窸窣窣的塑料袋的摩擦声,你开始回想是不是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只猫,再三思索无果后你抱着点侥幸说:“我说,你要不要跟我回家算了。”

墙的那边没有回应,只有窸窣声继续着,你只好悻悻地回家去。

走过转角后,身后的黑猫叼着半块鱼干在墙头上坐了下来,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的穿着和服的男人大眼瞪小眼,男人眼神落在你离去的方向,沉默了一会,掏出一个小鱼干向着黑猫递了过去。

“最后一次了哦,你再不出来的话我以后都不会来了。”你拿着小鱼干敲墙壁。自从决定想收养这只小黑猫之后,你就天天都拿着猫咪零食来蹲点,没想到这猫还挺“有心计”,每次都等到你等不下去把吃的放在墙头上准备离开了才肯出来。

“喵——”你学着猫咪的叫声拖长了音嗷了一嗓子,墙那边也传来细细的一声猫叫。

你一下子就有精神了,也不管自己喵出来的是不是好话就跟它对喵起来。

猫叫声突然在上方响起,你扬起脸拿着小鱼干逗它:“终于肯出来了?”

小黑猫向你探了探爪子,扒拉了两下空气又收了回去。你正想试探摸一把,方才还看起来想要亲近的小猫忽然一个转头跳到了墙后的树枝上。

你下意识偏头看去,最先看到被夕阳拉长的那道身影和被微风吹起飘飘忽忽的羽织袖子。

向来雷厉风行的孤剑客头一次觉得与人说话也成了一件为难的事情,福泽谕吉尽可能的用着自己的最柔和的表情,在你疑惑的目光下开口:“……你好。”

  

  

  

 

  

 

   

《中原中也——日常》

“中也!”你一个猛扑趴到面前正专注看着报告书的青年身上,偏着脑袋亲吻了他颈间的choker。

中原中也手臂向后一折把你捞到他怀里去:“哦?这么有精神吗?”

你坐在他腿上抱着他脖子对着脸一顿猛亲。

“喂喂,你在干什么啊。”他拿着文件拍拍你的背,稍稍向后仰去。

“就是突然很开心嘛。”你看着他一脸头疼的样子,突然想起来以前太宰治吐槽他像蛞蝓一样时,也是这幅表情,“哦~刚刚想起一些关于中也的事情……”

中也满脸都是搞不懂你脑回路的无力感:“关于我?我怎么……!”

你戳他腹肌的手被抓住,另一只手在他大腿上按了按。

“中也真的是人类吗?不对,中也是荒霸吐,但是身体是人的身体吧,那种神奇的柔软度是真的存在的吗……”

中原中也掐住你两手的手腕,隐忍道:“我说你啊,不要再乱摸了,我可是个男人啊。”

你哼哼笑了两声:“所以呢?中也不是连接吻都会脸红吗?”

果然他脸上泛起薄红,趁他慌乱的时候你挣开桎梏毫不犹豫地把他推倒。

“小心!”你抱着他倒在榻榻米上时他下意识护住你的后脑,你被他紧张的样子逗得咯咯直笑。

你不以为意:“欸,中也不是早该习惯应对没有章法的家伙了吗?”

他责备的看着你:“你还真的是一点都没有要反省的意思啊。”

中原中也垂在一侧的长发落到你脸上和你刚才玩闹时搞得乱糟糟的头发混在一起,你觉得有些痒,歪了歪脑袋,脆弱的脖颈暴露无遗。

他的手指抚上你颈间的肌肤,指尖的温度和力道在寂静中被无限放大,你下意识瑟缩了一下。

“我也很想继续陪你玩闹,但是工作不得不加紧完成,所以现在让你先‘稍微’劳累一下,也是可以理解的吧?”

  

  

  

  

  

  

   

《织田作之助——校园paro日常》

噩梦一样的考试月。

你晃晃悠悠地打开储存柜取出外套和书包,感觉自己随时随地能表演一个当场去世。

织田作之助给你系好围巾,拎起两人的书包,你动作相当自然地把手塞进了他的口袋里。

然后抱着他的胳膊哭嚎:“我太笨了真的好难啊我好多搞不懂啊,我感觉现在就已经看到了我凄惨的考试分数。”

“真的很难吗?”织田认真思考后这么说道。

你瞪了他一眼。

“抱歉,是不是不应该这么回答?”他无措的抓了抓头发,“但是没关系的,我会教你的。”

“就算你不说我也绝对会缠着你的,”踏出图书馆门口,你深吸一口冰凉的空气,把地面上的残雪踩得咯吱咯吱响,“好爽好爽,感觉又活过来了,里面真的是太热了!”

“唔……”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馆内温度太高还是积雪的反光,你看什么都好像自带柔光滤镜,感觉像是身处梦中朦胧不清,“织田,你好像在发光诶。”

“嗯?不,理论上来说我并不会发光。”他一本正经地回答。

你气到锤他:“真是败给你了!”

“……午饭想吃什么?我来做咖喱可以吗?”

“你真的是连转移话题都不能更生硬了!我要吃甜味的。”

“好的。”

……

  

  

  

   

  

  


《织田作之助——妄想症》

一到了假日你理所当然的赖床了,睡醒起床的时候已经日上三竿,你意外发现织田作之助居然在书桌前写小说,大概是到了难以下笔的地方,他看起来很是愁苦。

“你今天不用去工作吗?黑手党可没有规规矩矩的休假吧?”

“出了一点小问题,但是不用担心。”他顺手揉了揉你的头发,“说起来,原来以前我不在家的周末你会睡这么久吗?下次不可以了,不吃早饭对身体不好。”

“知道了知道了。”你笑嘻嘻的去热早饭去了。

难得的两人相处的假期,你翻着平日里没时间看的杂志,时不时抬头看一眼身旁专注于纸笔的那个人。

突如其来的门铃声打破了这无人般的寂静,你透过猫眼看到了一个脸上缠着半边绷带、穿了一身黑色西装的小少年。

“啊太宰,有什么事吗?”你打开门让他进来。

“太宰,来的刚好,”织田放下笔问,“给我一些意见怎么样?”

“织田终于有时间写他的小说啦,”你在太宰面前堆满了零食,“你想看看吗?”

“嗯?好啊。”太宰治走到书桌前仔细看了起来,露出了一种你不能理解的眼神,“我觉得很好。”

“是吗,多谢夸奖。”织田说道。

太宰放下纸张:“好了,我该回去了,今天来本就是来看看你们是否安全的,既然已经确认那我也该告辞了,织田作休息了,我可是很忙的呢。”

“这样啊,那注意安全哦。”

织田也在你身边说:“路上小心,太宰。”

“我会的。那再见了,小姐。”太宰向你挥手告别,“再见,织田作。”

太宰离开后有很长一段时间你没有再见到他,织田也继续以前早晚不定的工作时间,只是休息的时间却比往常多了不少。

少见地,今天来拜访的人是坂口安吾。

“坂口先生?有什么事就先告诉我吧。”你说。

“打扰了。”坂口安吾说道,“太宰君这几天有来过这里吗?”

“这几天的话……并没有,”你想了想,“几周前倒是有来过。太宰出什么事了吗?”

坂口安吾犹豫起来,半晌才说:“太宰君离开黑手党了。所以我在想,他会不会来这里看看。”

“太宰?!”你震惊地回想了一下刚才听到了什么。

隔壁传来细微的脚步声,你料想是织田小睡醒来了。

不多时织田作之助还带着丝丝睡意的声音就在旁边响起:“安吾?”

“织田你醒啦!我跟你说,太宰他……”

“织田作先生?”安吾瞬间看向你跑去的方向,慢慢变成了一种莫名其妙的、像是错愕又像是难过的神情,“可是,那里并没有人。”

“诶?”你看看站在原地的坂口安吾,又转过头来看同样一脸茫然的织田。

风吹得窗帘高高飘起,卷起了几页桌上的“小说手稿”刮到你和坂口安吾脚下,每一张的正反面都整整齐齐的写满了“织田作之助”几个字。

“没有人……吗?”

  

  

  

——————————————————————————

我也不知道这么屑我是怎么好意思发出来的[遁地.JPG]


文野乙女【他最喜欢接♂触你身体的哪个部位(续)】福/乱/陀

▪是之前接触篇有大宝贝想看的其他几个人

▪所以写个后续证明一下我是有看评论的(T▽T)原谅我是个话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不是故意不回评的

▪学步车!随便康康不要计较辣鸡内容了T^T

▪ooc车祸现场!

前篇戳这里

【福泽谕吉の场合——脚踝】

你正横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时候,看见换了衣服的福泽谕吉从房间里出来朝你走过来,你悄咪咪地拿手机挡住了脸。

虽然穿着家居服的福泽看起来没那么严肃了,但是在你感冒刚刚好他严令禁止你着凉的前提下你还是没忍住和乱步他们去打雪仗了,现在都手脚冰凉缓不过来,就算他还不知道,你心里总心虚的很。

你踢了踢被你蹬在脚下用肚子暖脚的胖橘猫,小小声说道:“快去拦一下福泽,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

胖橘理都没理你,倒是在你说话的时候,福泽谕吉已经走过来了:“怎么了?”

你吓了一跳,手机“啪叽”一声砸脸上了,你手忙脚乱的拿起手机:“没什么!”

他狐疑的看了你一眼,没再追问,伸手撸了一把胖橘的毛,胖橘眯着眼拖长了腔“喵”了一声,站起来抻了个懒腰跳下沙发跑到别处去玩了。

你缩了缩腿给他腾出一点地方,他顺势坐在了你旁边。

还没来得及想出来找什么话题,你就感觉到脚腕好像被烫了一下似的,被一双灼热宽厚的手掌握住了,掌心的茧磨着你踝骨处细嫩的皮肤,你猛地收了一下腿,却没能动得了。

女孩子本就骨骼比较小,在他宽大的手掌里你的脚踝就更显得格外纤细,仿佛脆弱的能轻易折断。

“这么凉……”他沉下声来说道,“我告诉过你在身体完全恢复之前禁止玩雪。”

你没胆子直视他严厉的眼神,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看他:“嗯……那个……我……对不起嘛。”

你听见福泽叹了口气。他为你暖着脚,手指习惯性的摩挲着你脚腕处的踝骨,语气无奈:“下不为例。”

你忙不迭地点头,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晚上你才发现自己天真的有多离谱,再一次被按着脚踝拽回来的时候你感觉自己都要哭出来了:“福泽!你轻一点不行吗?再这样子我真的会哭哦。”

“做错事难道不该受惩罚吗?”他听到你这样说,反问道。

你哽了一下:“我不想要这种惩罚……”你苦逼的想,有时候太赏罚分明也不是件好事。

  

  

  

  

  

【江户川乱步の场合——唇】

“诶?要我下午陪你去现场吗?”你指着自己问。

“对啊,你不是已经没课了吗?”江户川乱步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你,“所以陪我去嘛。”

“不行啦我下午还有重要的事情,推脱不掉的,”你解释道,“让侦探社的其他人去好了,嗯……谷崎和敦不是……”

他不满地打断了你的话:“我不管,你一定要去。”

乱步一手撑着脸,眼镜后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微眯着,满脸写着不爽不爽和不爽,气鼓鼓的像一个河豚球。

“今天真的不行啊,下次怎么样?下次我一定陪你去,今天下午回来给你带点心好不好?”你对他承诺道,知道他喜欢亲吻,你俯下身去亲了亲他的唇以示安抚。

你刚打算直起身来时,突然被他揽住脖子往下一按又接上一个亲吻,但是却是像吃糖果一样又舔又咬,禁不住唇上传来一点痛感。

啊,乱步好像特别不开心。你迷迷糊糊地想。是不是需要再多买一些零食?

至于这不开心的程度,直到你回家,直到深夜,你才知道他到底有多“不开心”。

因为他喜欢你的唇,喜欢你的亲吻,所以他也尤其喜欢正面的姿势,可以像吃糖一样含住你的唇瓣,把你齿间不小心漏出的几声呻  吟和抽泣也一并吞吃下去。

哭的时候和压抑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咬住下唇,这是你的习惯,只不过这习惯今天频频受阻。

“诶~小姐想哭就哭出来嘛,不要忍着哦。”始作俑者露出恶作剧成功般的笑容。

你瞪他一眼,只不过含泪又眼角泛红的眼神没什么威慑力就是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の场合——耳朵】

你一直知道每次你出门费佳都会用电脑在各个地方监视你的行踪,但你万万没想到他不放心到连定位器都用上了。

知道被监控是一回事,但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放入了跟踪器就是另一回事了。

“费佳!”你气的直接把从手机里翻出来的芯片扔到他面前。

“嗯……被发现了吗?”陀思冲你微微笑着,伸手想把你揽过来。

你甩开他的手说:“你这是什么语气啊,很懊恼被我察觉了是吗?”

他轻轻蹙眉:“我只是太担心你了。”

这样的回答再加上这样的表情,你几乎是一瞬间就心软了,他再把你拉过来抱进怀里的时候你便没拒绝。

他靠在你肩膀上,轻咬着你的耳垂,舔他送给你的耳钉。

耳朵一向是你的最敏感的地方,你想躲又无处可躲,只好忍着那心颤的感觉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不许再往我的手机里装跟踪芯片了,听到没有啊?”

他欣赏着你耳钉反射出来的光,漫不经心的回答:“当然。”

你听见他这毫不走心的回答又气的上头,但是眼下他好像更在意其他的事情。

毕竟不小心勾起来的火不是那么好灭的。

床上床下你一直都被他吃的死死的,至于原因,你每每都安慰自己,大概是智商吧。但是床上的某些时候,他表现得更为放肆一些,占有,控制,爱  欲,所有的欲  望他都毫无保留。

清醒的空隙里你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你直觉关于跟踪芯片的事他还有什么隐瞒,只是手机吗?别的地方有没有?可是他明明答应过了……嗯……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你还想再细细回忆,耳廓上传来的疼痛让你忍不住一颤,迫使你将注意力转向他:“你不使坏能怎样啊?”

“没有使坏哦,”他从上方俯视你,轻笑声简直像毒  品一样让人沉醉,“只是对小姐走神的一点小小的、善意的提醒。”

你晕乎乎的想,呸,我信了你的邪哦。

陀思的嘴,骗人的鬼。

  

  

  

  

————————————

o(TωT)o那啥……凑合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