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他最喜欢接♂触你身体的哪个部位(续)】福/乱/陀

▪是之前接触篇有大宝贝想看的其他几个人

▪所以写个后续证明一下我是有看评论的(T▽T)原谅我是个话废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不是故意不回评的

▪学步车!随便康康不要计较辣鸡内容了T^T

▪ooc车祸现场!

前篇戳这里

【福泽谕吉の场合——脚踝】

你正横躺在沙发上玩手机的时候,看见换了衣服的福泽谕吉从房间里出来朝你走过来,你悄咪咪地拿手机挡住了脸。

虽然穿着家居服的福泽看起来没那么严肃了,但是在你感冒刚刚好他严令禁止你着凉的前提下你还是没忍住和乱步他们去打雪仗了,现在都手脚冰凉缓不过来,就算他还不知道,你心里总心虚的很。

你踢了踢被你蹬在脚下用肚子暖脚的胖橘猫,小小声说道:“快去拦一下福泽,分散一下他的注意力。”

胖橘理都没理你,倒是在你说话的时候,福泽谕吉已经走过来了:“怎么了?”

你吓了一跳,手机“啪叽”一声砸脸上了,你手忙脚乱的拿起手机:“没什么!”

他狐疑的看了你一眼,没再追问,伸手撸了一把胖橘的毛,胖橘眯着眼拖长了腔“喵”了一声,站起来抻了个懒腰跳下沙发跑到别处去玩了。

你缩了缩腿给他腾出一点地方,他顺势坐在了你旁边。

还没来得及想出来找什么话题,你就感觉到脚腕好像被烫了一下似的,被一双灼热宽厚的手掌握住了,掌心的茧磨着你踝骨处细嫩的皮肤,你猛地收了一下腿,却没能动得了。

女孩子本就骨骼比较小,在他宽大的手掌里你的脚踝就更显得格外纤细,仿佛脆弱的能轻易折断。

“这么凉……”他沉下声来说道,“我告诉过你在身体完全恢复之前禁止玩雪。”

你没胆子直视他严厉的眼神,眼睛四处乱瞟就是不看他:“嗯……那个……我……对不起嘛。”

你听见福泽叹了口气。他为你暖着脚,手指习惯性的摩挲着你脚腕处的踝骨,语气无奈:“下不为例。”

你忙不迭地点头,以为这件事就这么过去了。

到了晚上你才发现自己天真的有多离谱,再一次被按着脚踝拽回来的时候你感觉自己都要哭出来了:“福泽!你轻一点不行吗?再这样子我真的会哭哦。”

“做错事难道不该受惩罚吗?”他听到你这样说,反问道。

你哽了一下:“我不想要这种惩罚……”你苦逼的想,有时候太赏罚分明也不是件好事。

  

  

  

  

  

【江户川乱步の场合——唇】

“诶?要我下午陪你去现场吗?”你指着自己问。

“对啊,你不是已经没课了吗?”江户川乱步趴在桌子上歪着脑袋看你,“所以陪我去嘛。”

“不行啦我下午还有重要的事情,推脱不掉的,”你解释道,“让侦探社的其他人去好了,嗯……谷崎和敦不是……”

他不满地打断了你的话:“我不管,你一定要去。”

乱步一手撑着脸,眼镜后那双碧绿色的眼睛微眯着,满脸写着不爽不爽和不爽,气鼓鼓的像一个河豚球。

“今天真的不行啊,下次怎么样?下次我一定陪你去,今天下午回来给你带点心好不好?”你对他承诺道,知道他喜欢亲吻,你俯下身去亲了亲他的唇以示安抚。

你刚打算直起身来时,突然被他揽住脖子往下一按又接上一个亲吻,但是却是像吃糖果一样又舔又咬,禁不住唇上传来一点痛感。

啊,乱步好像特别不开心。你迷迷糊糊地想。是不是需要再多买一些零食?

至于这不开心的程度,直到你回家,直到深夜,你才知道他到底有多“不开心”。

因为他喜欢你的唇,喜欢你的亲吻,所以他也尤其喜欢正面的姿势,可以像吃糖一样含住你的唇瓣,把你齿间不小心漏出的几声呻  吟和抽泣也一并吞吃下去。

哭的时候和压抑的时候会下意识地咬住下唇,这是你的习惯,只不过这习惯今天频频受阻。

“诶~小姐想哭就哭出来嘛,不要忍着哦。”始作俑者露出恶作剧成功般的笑容。

你瞪他一眼,只不过含泪又眼角泛红的眼神没什么威慑力就是了。

 

  

  

  

  

【陀思妥耶夫斯基の场合——耳朵】

你一直知道每次你出门费佳都会用电脑在各个地方监视你的行踪,但你万万没想到他不放心到连定位器都用上了。

知道被监控是一回事,但不知情的情况下被放入了跟踪器就是另一回事了。

“费佳!”你气的直接把从手机里翻出来的芯片扔到他面前。

“嗯……被发现了吗?”陀思冲你微微笑着,伸手想把你揽过来。

你甩开他的手说:“你这是什么语气啊,很懊恼被我察觉了是吗?”

他轻轻蹙眉:“我只是太担心你了。”

这样的回答再加上这样的表情,你几乎是一瞬间就心软了,他再把你拉过来抱进怀里的时候你便没拒绝。

他靠在你肩膀上,轻咬着你的耳垂,舔他送给你的耳钉。

耳朵一向是你的最敏感的地方,你想躲又无处可躲,只好忍着那心颤的感觉哆哆嗦嗦的说道:“你不许再往我的手机里装跟踪芯片了,听到没有啊?”

他欣赏着你耳钉反射出来的光,漫不经心的回答:“当然。”

你听见他这毫不走心的回答又气的上头,但是眼下他好像更在意其他的事情。

毕竟不小心勾起来的火不是那么好灭的。

床上床下你一直都被他吃的死死的,至于原因,你每每都安慰自己,大概是智商吧。但是床上的某些时候,他表现得更为放肆一些,占有,控制,爱  欲,所有的欲  望他都毫无保留。

清醒的空隙里你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你直觉关于跟踪芯片的事他还有什么隐瞒,只是手机吗?别的地方有没有?可是他明明答应过了……嗯……他是怎么回答的来着?

你还想再细细回忆,耳廓上传来的疼痛让你忍不住一颤,迫使你将注意力转向他:“你不使坏能怎样啊?”

“没有使坏哦,”他从上方俯视你,轻笑声简直像毒  品一样让人沉醉,“只是对小姐走神的一点小小的、善意的提醒。”

你晕乎乎的想,呸,我信了你的邪哦。

陀思的嘴,骗人的鬼。

  

  

  

  

————————————

o(TωT)o那啥……凑合着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