合暖

我不是个高产的人,我高产起来……算了,不可能的。

文野乙女【和剧本组去玩密室逃脱的话】乱/宰/陀/织

▪虽说题目是剧本组但私心带了织田啦ヽ( ̄▽ ̄)ノ

▪我没玩过密室逃脱啦经验靠视频不要太追究o(´^`)o

▪无脑意识流!要我这个智商写一群智力天花板的头脑战我太难了qaq

▪日常ooc车祸现场!

【江户川乱步の场合】

“乱——步,”你拉着他的衣角,边催促边不住地向身后看,生怕再跑出什么稀奇古怪的鬼怪,“门打开了吗?”

“正在开啦,”江户川乱步不紧不慢地戳着门锁密码,嘟嘟囔囔地回答你,嘴里还含着一根棒棒糖,“什么嘛,你居然会被那种东西吓到吗?”

“那种东西”指你们在上一个房间解密时突然跑出来的血呼啦的一位护士小姐。

“被鬼吓到才是正常吧!突然血淋淋的跑出来什么的。”你正吐槽着,之前进来的那扇门被你以防万一关上了,这时候却忽然传来一阵阵指甲挠门的声音,你一时间冷汗都下来了,“呜哇乱步乱步乱步她要进来了!”

“那是工作人员而已,世界上根本没有鬼这种东西!”乱步正说着,面前的门“咔哒”一声打开了,前面就是最后一个房间了,屋里看起来完全安全的样子,你下意识就想冲进去。

“等一下,”他伸手拦住你,“不要掉以轻心啊。”说完先一步他踏进扫了一圈。

“门框旁边有一架很大的骨骼标本,不要被吓到了啊。”乱步看你瑟缩在门口还是不敢进的样子,重重叹了口气走过来紧拉住你的手,“真是的,这么怕干嘛要来玩这个。闭上眼睛跟着我走,不要把手松开哦,不然会被护士小姐拖走的~”

你听话地闭上了眼,听到他说已经安全时才小心翼翼地睁开眼睛,结果一入目居然是自家小男友祖母绿的眼瞳,干净剔透只映出你一个人的身影。方才的紧张害怕早就烟消云散,你现在只感觉自己的脸仿佛火烧一般,开屏美颜暴击什么的,也太犯规了吧。

“好的,看起来完全不怕了嘛。”他满意的点点头,又说道,“不过还是要拉紧我的手知道吗?松开的话就把你丢给护士小姐。”

好的好的,想牵手就直说嘛。不拿护士小姐要挟也不会松开的。

  

  

  

  

  

【太宰治の场合】

又一次调整了照片顺序后,不出意外门铃滴滴两声后门还是没有开,你都有些抓狂了:“啊到底哪里不对啊!”

太宰治已经在屋里溜溜达达逛了好几圈了,听到你的声音后他说道:“小姐好——笨啊~真的不要我帮忙吗?我已经解出来了哦。”

“不要,拒绝,我可以。”否认三连后你听到他脚步声渐近,好奇他过来又想做什么,但你强忍住没理他。

“小姐你看你看。”他一个劲喊你,你烦的不行回头一看——正好和一个头骨上两个空洞洞的眼眶大眼对小眼。

“太宰治你要死啊!快把它拿走拿走拿走!!”你吓得魂飞魄散差点就拿手边的相框扔他了。

他居然还拍拍头骨脑壳:“诶~小姐不觉得它很可爱吗?”说着又托着它往你面前凑了凑。

这间屋子是你们一路过来恐怖道具最多的一间了,前面都是太宰开门,你不想全程旁观就决定这间屋子你来开门,结果从你解密开始他就不停捣乱,先是拿假手拍你肩,又往你这里扔没头的洋娃娃,简直比扮鬼的工作人员都尽职。

“不可爱!一点都不可爱!”你气呼呼地戳他胸口,“太宰你到底想干什么?”

“唉……我还想看到小姐被吓到像小兔子一样躲在我怀里的样子呢。”他抱着头骨用一副委屈抱怨的口吻说道,好像那个被捉弄的人是他一样。

这是什么神奇的理由?你是那种故意带女朋友去看恐怖片的幼稚小男生吗?

你噎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什么,索性不理他,转过身去想继续解密,结果太宰从你身后伸过手来虚虚环住你,把最后两个相框的顺序调换了一下,表示门开的声音响起时他趁机低下头在你唇上偷了一个吻。

他露出一个特别得意的笑:“偷袭成功~”

你白了他一眼没怼回去。反正,反正你是真解不开这门。

  

  

  

  

【陀思妥耶夫斯基の场合】

由于出发前你就警告过他“不要告诉我答案,那样就太没意思了”,一路下来都是你自力更生,虽然艰难,倒也玩得下来,只是目前不太乐观而已——卡了半小时也没有头绪的那种不太乐观。

你烦躁的想抓头发,伸手一摸发现抓了一手的小辫子,你懵了一脸:“费佳?”

陀思从后面抱住你,靠在你肩上懒洋洋地蹭你的脸:“太无聊了。”

无聊到给你编了半小时的小辫子吗?

“我们什么时候回家?”他问,“我可以告诉你这一关怎么过去,我们回家吧。”

他蹙着眉的样子看的你愧疚的不行,你连声答应,然后就看见他拎了个玩具熊,拨弄了两下玩具熊的眼睛,对着密码锁上面的一小块屏放了一下,接着就响起来了“身份识别通过”的电子音。

等、等下?原来这是个伪装成密码锁的眼纹门锁吗?怪不得你得出来的密码都不对。

你沉痛反思着自己的智商,听见陀思说道:“下次不要来了,我不喜欢这里。”

“啊是吗?是太没难度了吗?”你捂着心口缓着这会心一击。虽然你解密解得很辛苦就是了。

“你一直在思考密码,想着怎样开门,完全不关注我。”你听到他这么说,愣了一下:“嗯?”

“我不喜欢你把注意力放在除我之外的任何事情上,”他似乎察觉到你要反驳,先一步截住你的话,“就算这是游戏也不可以。是你想玩我才陪你的,但是现在我不想同意了。”

看起来好像没有拒绝的余地,你只好答应了:“好吧好吧,我会只关心你的。”

没办法,谁让他是自己男朋友呢,得宠着。

  

  

  

  

 

【织田作之助の场合——鬼屋】

“既然这么害怕,以后就不要玩这个了。”织田作之助说这句话的时候你正像一个树袋熊一样抱着他的胳膊不肯撒手。

“不行!你不懂这种寻求刺激的快感!”说完你就不小心踢到一根假腿,又惊的一声叫。

织田作想了想,他的确不懂这种每次进来前一脸兴奋进来后死拽着他不撒手晚上回家还要他抱着睡觉安慰根本没有鬼这种东西的快感。

同时不忘伸手扶住你以免摔倒。

“噫,要从病房穿过去吗?这里看起来格外恐怖啊。”从前面走来这一路你胆量已经被消磨没了,此刻到了满屋子绿光的病房门口,心生胆怯有些不敢进去,但是往回走也太逊了,你只好硬着头皮往里进。

织田作忽然停了一下,从你右边换到了左边。你抬头问他:“怎么了?”

“第一个病床在门口左边,我帮你探一下路。”他一边说着,在你专注着怎么小心通过的时候,另一只手背在身后按住第一个病床上隆起的被子。

“啊都是假的尸体嘛,搞的我一直提心吊胆的,都快被自己给吓死了。”走出病房后你对织田作说道。

“嗯,当然都是假的,好了当心脚下。”他说。一点也不关心刚才被他死死按在病床上想要装成诈尸突然坐起却没能成功的工作人员有多怨念。

还好天衣无缝预测的时间足够他做好准备。

虽然你被吓哭后抽抽搭搭的样子是很可爱,但是他更不想你被吓到。

   

  

  

——————————

啊我咕了好久(〃'▽'〃)一时鸽一时爽一直鸽一直爽

巨ooc凑合看吧
费佳会编小辫子是从官图扒的脑洞来着(陀托着涩泽不知道被谁编成了麻花的头发我权当是陀编的了(ง •̀_•́)ง)

玩密室逃脱的话我大概是负责尖叫的那一个(托腮

评论(8)

热度(745)